情感故事

男友接吻舌头越来越深,一个留美女人的婚外情

作者:admin 2020-07-03 15:37:10 我要评论

    看着苏曼茹被跌跌撞撞地拉走了,淑婷安慰还挂着药水的小西说“别理她,疯了似的。”

    输完液,郎晓东送小西和淑婷回家。陆小西从苏曼茹走后就一言不发,一直沉默到现在,郎晓东给她预备的晚饭早就凉了,她一口也没有吃。

    “上楼之后,你帮她热热饭,让她吃点东西。”郎晓东边开车边嘱咐淑婷。

    淑婷看看旁边的小西,她小脸煞白,神情悲戚,她知道她这样肯定不仅仅是因为生病,就说“你还在为了那个女人生气呀?不值得啊。”

    陆小西低头不语,她今晚上脑子一直乱乱的。她爱尹建勋,因为有这份爱,她的生活曾经充满阳光和希望,也因为有这份爱,她的内心曾经经历过无数的挣扎和折磨。她知道尹建勋结婚了,可是爱不是想停止就能停止的,爱常常并不能受理智的控制。当她埋藏在心里的这份真挚的爱被人说成无耻,那种伤心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上了楼,淑婷见陆小西还是闷闷不乐的,就小声嘟囔,“小西,其实这样也好,你干脆和尹建勋断绝来往得了,他可害你不浅啊,要不是他,你说不定早就顺顺利利地谈了恋爱、结了婚、有了家了。你说,你要是没有遇到他多好呀。”

    是呀,如果没有遇到尹建勋,如果生命里没有这样一个人,陆小西也许就不会遭遇这么多内心的困顿和痛苦,也许她的感情生活就不会这么坎坷波折。可是,即使这样,陆小西还是庆幸自己遇到了尹建勋,如果没有遇到他,她的少年时代将是一片晦暗的,如果没有遇到他,她的人生似乎也就失去了光彩。

    淑婷把饭热好了,尽管没什么食欲,小西还是勉强吃了一些,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得尽快把身体养好,她还得工作,还得参加比赛,还得照顾爷爷奶奶,她还得好好生活。

    淑婷说“小西,遇上尹建勋是你的不幸,可是,遇上郎晓东就是你的幸运了。你看人家多细心呀,给你准备的这些饭菜又清淡又可口。而且,据我的观察,这个郎晓东很有主见,处乱不惊。今天苏曼茹在医院一通胡搅蛮缠,郎晓东完全不受她的干扰,对你依然那么体贴关心,甚至于脸上一点疑惑都没有,这就说明,人家相信你,人家喜欢你。”

    陆小西现在无心听这些,她想起今天尹建勋拽走苏曼茹的时候,脸上全是愤怒,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正担心着,忽然有人敲门,陆小西一听敲门的声音就知道是尹建勋,他说话、走路、敲门的声音,她一下子就能辨别出来。

    “三妮,你去看门,是建勋哥。”陆小西对淑婷说。

    “开什么门呀?”淑婷不满地说,“你还没被折腾够呀。”淑婷走在门口大声说道,“你回去吧,小西累了。”

    尹建勋还在固执地敲门,淑婷只得开了门,瞅瞅他的身后说“那个疯女人没跟过来吧?我们可不想看见她。”

    尹建勋进了门,径直走到小西面前,问“小西,你没事吧?”

    “能没事吗?”淑婷站在一旁说,“被你那强悍的老婆气得差点没鼓了针。建勋哥,你说你想利用裙带平步青云,这可以理解,可是也得

稍微看一看对方的人品吧。你这媳妇太凶悍了,比起那些市井泼妇有过之而无不及呀。”她现在替小西抱不平,对尹建勋很有看法,所以有些口不择言。

    “三妮,别这么说。”陆小西觉得淑婷说得有些过分了,这些话太刺激尹建勋了,就对他说,“哥,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什么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淑婷又忍不住在一边插话,“就是,你赶紧走吧,否则你那醋劲十足的老婆又要怀疑我们对你存心不良了。”

    尹建勋低着头,像是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怒火,一字一顿地说“小西,你今天受的这些委屈,有一天他们都要偿还的。”

    陆小西担心地看着尹建勋,她不想尹建勋为了自己,对苏曼茹有意见,这样,他的日子又怎么会舒心呢?

    “哥,曼茹姐对我们有误会,你应该好好解释。”虽然今天苏曼茹不顾一切地指责自己,但是小西觉得,如果站在一个妻子的立场上,她的心情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小西了解尹建勋,他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他不喜欢对别人解释什么,所以这样想来,苏曼茹对他们的误会,也是可以理解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陆小西这样,即使他不开口,她也能明白他的心情感受。

    “你说什么呢,小西?”淑婷在旁边着急了,“对那种人解释什么?你今天难道还没看清那个女人吗,她是听人解释的主儿吗?”

    “好了,淑婷,你就别火上浇油了。”陆小西觉得,既然尹建勋已经结婚了,还是应该劝他好好地面对自己的婚姻生活,珍惜自己的身边人,和苏曼茹好好地过日子。

    淑婷气呼呼地走向自己的卧室,边走边说“懒得管你们。”

    客厅里只剩下陆小西和尹建勋,尹建勋表情凝重地说“小西,今天你受委屈了。”

    陆小西摇摇头,“这就是一场误会,你别太当回事。”

    尹建勋咬着嘴唇沉吟了一下,又说“小西,给我一年的时间,我保证回到你的身边来。到时候,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尹建勋的表情和话语让陆小西有刹那的沉迷,和尹建勋朝夕厮守是她从十几岁就怀有的愿望,可是很快,理智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他要回到他的身边,为什么要等一年之后?如果他回来了,那不是要辜负另外一个女人吗?

    “哥,你这样说,让我很担心你知道吗?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我只希望你能安心过好自己的生活,只要你过得好,我就觉得踏实。”陆小西说。

    苏曼茹和尹建勋大吵了一架之后,就跑到父母那边哭诉去了。

    苏名远很不喜欢女儿这副又哭又闹的做派,就说“曼茹,你不要这样小题大做好不好,你有没有考虑过,你这样闹的后果是什么?”

    “我不管,我就是不能容忍尹建勋和我结婚了,心里还想着别的女人。”苏曼茹边抹眼泪边说。

    沈慧娟能理解女儿的心情,可是她也觉得女儿遇事不够冷静,她边递给女儿一条湿巾边劝道“曼茹,你这样跟建勋闹,真的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我觉得你应该单独找找那个女人,这种乡下姑娘,她缠着建勋,无非是想找个靠山,从建勋那儿捞点好处,实在不行,你就给她点钱打发她得了。”

    苏名远瞪了妻子一眼“你考虑问题总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是贪图钱呢?”

    沈慧娟也把眼一瞪“我这给孩子出主意呢,你怎么总是跟我唱反调呀?你倒是说说,这事怎么解决?难道就看着曼茹受委屈呀。”

    苏曼茹又是一阵哭闹,扰得苏名远心神不宁的,最后他说“曼茹,你先不要哭了,这事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你现在先回家去,记住别在建勋面前大吼大叫的,女人这样是很让男人反感的。”

    “我不回去。”苏曼茹撅着嘴说。

    沈慧娟也劝女儿“曼茹,我觉得你也应该回家去,建勋要是和那个女人真有什么,你这样跑出来不正给他们腾地方吗?那房子可是咱们苏家的,你凭什么跑出来呀?建勋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咱们苏家的,我量他也不会随便离开你。你呢,也要学会忍辱负重,别动不动就又跳又叫的,别把建勋逼到墙角,除非你不想和他过了。”

    沈慧娟的这几句话触动了苏曼茹,她闹归闹,可是并不想和尹建勋分开,她爱尹建勋胜过一切,她真的担心他会离开她。苏曼茹拎起包准备回家,临走不忘回身对爸爸说“爸,你可答应了,一定要帮我想办法呀。”

    第二天,苏名远把尹建勋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谈了一阵子工作之后,他合上手中的资料,对尹建勋说“现在纺织这一行越来越难做了,好多民营的小厂子都经营不下去了。”

    尹建勋点头说“是啊,最近集团的效益一直不太好,确实得想一些新的办法了。”

    苏名远说“云海这个地方呢,主要还是以重工业为主,轻工业不太受重视。现在总厂这边还没有云漫区的分厂那边效益好,我觉得咱们以后的工作重心要放到那边去了。”

    尹建勋看看苏名远,等待他的下文,苏名远接着说“建勋,云漫区那边以前一直是葛副总在管事,可是他现在年龄大了,身体也不太好,我想换个人过去管理。”

    “您的意思是让我去?”尹建勋问。

    苏名远笑了,“建勋,我总觉得,云漫区那边的分厂前景不错,说不定以后总厂会搬到那边去呢。让别人去掌管,我不放心,你和曼茹过去是最合适的。”

    尹建勋想了想,说“好的,爸爸,我听从您的安排。”

    苏名远换了一种很慈爱的表情“建勋,你和曼茹过去之后,要齐心协力干事业,曼茹这孩子虽然任性,可是她对你那真的是一心一意呀。女人吗,就像是小孩子,哄哄她,也就没什么了。”

    尹建勋又点头说“我知道了,爸爸。”

    尹建勋回到办公室,沉默着坐在椅子上,苏名远的用意他很明白,他一定是听了苏曼茹的哭诉,想借这种方式,让他和小西分开。他本该忍一忍的,他不应该总是去找小西,过早的引发苏曼茹的醋意,可是之前,他还是没有忍住。

    他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又忍不住给小西打电话,“小西,我最近要去云漫区那边工作,那边离这里有一百来里路,以后我可能没法经常过去看你了。”

    这个消息对陆小西来说很突然,但是她还是平静地说“哥,你放心去吧,我这么大的人了,自己能够照顾自己的。”

    “小西,我想用不了一年,我就会再回到云海来的,回到你的身边。”

    “哥哥,你不要总是这么说,你这样说真的让我不放心,我只希望,你安心经营好自己的生活。”

    每当尹建勋说要回到她身边,陆小西总是无端的紧张,这让她觉得,尹建勋似乎确实在做一件无法告人的事情,但是是什么事情呢,她又想不出。

    他已经结婚了,虽然她的心在他结婚的刹那像被掏空了一样,但是,她还是希望他幸福,希望他能在现有的生活中获得幸福。

    陆小西放下电话,好一阵子都在发呆,直到小贾敲敲她的桌子说“小西,帮我看看这两种颜色冲不冲?”她才回过神来。

    小西的这场感冒拖拉了一周才见好。自那天打过电话之后,尹建勋没有再过来陪她,他去了云漫的分公司。倒是郎晓东一直陪着她,他值班脱不开身的那天,是范姐过来陪着她输完液。

    病愈之后的陆小西,又投入到了紧张忙碌的工作和生活中。大赛在即、公司事多、给楠楠辅导、抽空回去看奶奶,虽然尹建勋的离开似乎把许多东西从她的身上抽离出去了,但是忙碌的时候,人是没有时间伤感的。

    陆小西现在明白,一个人,无论失去了什么,生活都要继续,只要有事情忙着,生活就是有意义的。

    这个周末,小西去给楠楠辅导的时候,范姐家来了一个陌生的客人。

    “小西,这是我的表姐。”范姐给陆小西介绍严佳雯的时候,陆小西忽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恍然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陆小西努力地回忆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严佳雯,可是大脑里没有相关的信息。

    “你们应该没有见过。”范姐微笑着说,“表姐在别的城市工作,很少回云海,你们遇到的几率不大。”

    可是,陆小西真的觉得她似曾相识,对她完全没有陌生感,仿佛是曾经的朋友一样亲切。她仔细地看看严佳雯,她是那种让人觉得很美好的女人,安静、温婉、娴雅,身上充满了母性光辉。

    “你们陪楠楠玩会儿,我去看看排骨煮好了没有。”范姐说好了今天留小西吃饭,她说小西最近太累了,需要补充一下营养,所以专门做了排骨汤。

    范姐去了厨房,楠楠在一旁画画,严佳雯对陆小西说“你和郁芳处得真不错。”

    “恩,”陆小西点头,“范姐人特别好,对我很关心。”

    严佳雯看着陆小西,眼里盛满了温柔,“听说你在广告公司上班,是不是很累呀?”

    “还行,”小西说,“最近有个比赛,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参加起来就有些牵强,可是我想试试,这样一来我就比平常忙一些。”

    “我是学美术的,说不定能够帮到你。”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所以严佳雯很自然地这样说道。

    “好。”陆小西恨愉快回答,却又想起了什么,说道,“可是,你在外地工作呀?”

    “我在一个小学教美术,现在学校快放假了,我恰好要回云海处理些事情,就提前请了一段时间的假。我就住在这附近,咱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会很多的。”

    除了爷爷奶奶之外,第一次有人用这样温柔慈爱的眼神注视陆小西,这让陆小西心里暖洋洋的。

    两个人很轻松地聊了一会儿天,严佳雯又问“小西,听郁芳说你父母都不在了?”

    如果是其他的陌生人,一见面就问这样的问题,可能会让人觉得唐突,但是严佳雯问出来,却一点也不显得唐突,倒是充满了关切。小西说“我父母是否还活着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我……是个弃婴。”陆小西一直很少在别人面前提家事,可今天在严佳雯面前,她却很自然地说出了弃婴这两个字。

    “是吗?对不起,我不应该问这个。”严佳雯垂下了眼帘,脸上全是内疚。

    “没什么,这是个我已经习惯了的事实。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他们对我特别好,所以我觉得自己还是挺幸福的。”陆小西笑笑说。

    “那,你恨你的父母吗?”严佳雯又抬起头来,问道。

    “恨?这个我没有想过,我对父母根本没有什么概念,所以也就谈不到恨。”

    “奥。”严佳雯点头,她看得出,陆小西是个很善解人意、很宽和的女孩子。

    这时范姐把饭准备好了,招呼大家吃饭。

    吃饭的时候,严佳雯不停地给小西夹菜,如果是其他只有一面之交的人这样做,陆小西会觉得不习惯,但是面对严佳雯的体贴,陆小西却觉得挺自然挺舒服的。

    从范姐家出来,郎晓东像往常一样已经等在楼下了,经过这么多次的偶遇,陆小西终于明白,一定是范姐每次把自己离开的时间提前告诉了郎晓东,否则,怎么会每次都这么巧呢。

    坐在车上,陆小西忍不住对郎晓东说“我今天在范姐家遇到一个人,我一见她就觉得特别亲切,似乎我们早就认识似的,可是其实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男的还是女的?”郎晓东问。

    “女的,范姐让我喊她阿姨。”陆小西答。

    “如果是男的,那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如果是女的,那就叫一见如故。”

    和郎晓东相处的时间长了,陆小西发现,他是个很随和很幽默的人,和他在一起,总让人觉得轻松自在。

    “这种感觉真的很怪,似乎我们早就很熟悉了,有一种亲人一样的感觉。初次见面,我居然对她一点陌生感也没有,反而发自肺腑地想和她很亲近。”陆小西还在回味刚才的感觉,又问郎晓东,“你有没有对一个人产生过这样的感觉?”

    “有呀,我对你就是这样。”郎晓东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

    陆小西的脸骤然间红了。

    陆小西和尹建勋的感情,是在不经意间慢慢生发出来的,他们没有经历那些恋爱中的花前月下、卿卿我我。除了尹建勋,陆小西从没有和别的异性有过亲密的来往,更别说是谈恋爱了。所以,二十八岁的陆小西,应该算是一个没有恋爱经验的人。高中的时候,有个男孩子给陆小西写了一封情书,陆小西刚看了一行,就心慌耳热,慌忙把信塞进书包,放学后找了个无人的地方,悄悄地把它销毁了。在她的心里,除了尹建勋,不可能再接受任何其他人的介入,收了别的男孩子一封信,她都会对尹建勋生出一种愧疚感,觉得自己的感情世界不够纯洁了。以后见到那个男孩,陆小西总是躲着走,她比那个男孩子还要紧张。直到现在,一旦有男孩子在她面前表白什么,即使是郎晓东这样半玩笑似的表白,也会让她觉得紧张。

    郎晓东看看陆小西,一个二十八岁的女孩子,还像十几岁的女孩那样爱脸红,她的情感世界真的特别纯洁。脸红的陆小西在郎晓东的眼里格外可爱,他逗她说“小西,我们已经是朋友了,而且说好了做普通朋友,你难道还有什么心理负担吗?你在我面前能不能放松一点?”

    “我很放松呀,没有紧张。”陆小西辩白。

    “那我和你说话,你为什么脸红?”郎晓东笑着说。

    “我脸红了吗?”陆小西摸摸自己的脸,似乎是有点热,就说,“车里开了空调,有点热,一热了我的脸就会红。

    郎晓东笑着正过脸去开车,没有再说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陆小西经常遇到严佳雯,严佳雯的家离“诚艺广告公司”很近,她经常在附近买菜、散步什么的,所以两个人很容易遇到。

    今天陆小西在菜市场买菜的时候,又遇到了严佳雯,她正在买鱼,看到陆小西很惊喜地说道“小西,去我家吃饭吧,我今晚上做鱼,一个人吃不完。”

    毕竟两个人还不十分熟,陆小西说“严阿姨,不麻烦了,我也买菜了,还是回家自己做吧。”

    严佳雯说“你回去也要做饭,不如去我家一起做吧。我家就在附近,我一个人回去也挺闷的。”说着很亲热地拉住了小西的胳膊。

    陆小西跟着严佳雯来到她的家。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老房子,因为是一楼,稍微有点儿潮湿阴暗的感觉,家里摆着的都是中式的老家具,古朴、简单、整洁。

    “这里很像老人住的地方。”陆小西对严佳雯说。

    “是呀,我一直在外地上班,以前都是我妈妈一个人住在这儿。”严佳雯放下手中的菜,示意陆小西坐下。

    “那您的妈妈呢?”陆小西忍不住问。

    严佳雯垂下眼帘,“上个月刚刚去世了。”

    “对不起。”陆小西急忙站起身来,有些内疚地看着严佳雯。
相关文章
  • 男友接吻舌头越来越深,一个留美女人的婚外情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