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亚长腿和中腿区别,上海李雅时长35分53秒_上海_上海李雅

作者:admin 2020-05-23 12:23:55 我要评论

    箬莎并不知道她开枪射倒的那个马贼是谁,沉闷的枪声响过后那个人像个被戳露的破布袋般从马上掉了下去,而随着她那声带着独特韵味的“Lasparatoria!”,从横列的马车车板后面瞬间喷射出的弹丸就像夏天突然从天而降的冰雹般向对面冲来的那些马贼倾泻而去!

    一道道拖曳着隐约烟带的弹道在双方之间连接成了一条死亡的纽带,好几个冲到近前的马贼的坐骑鼻尖甚至眼看就可以触到马车的车帮,可等待他们的却是死亡的召唤。

    第一轮射击带来的震撼和伤亡就一下子把那些马贼打得晕头转向,他们当中有些人因为惊慌在本能的勒住坐骑后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的耳朵这时候还嗡嗡作响,不过这与其说是被枪声震的,不如说是被这突如其来变化彻底吓呆了。

    他们看着地上就在眨眼前还活蹦乱跳的同伴,再看着那些失去了主人不住在眼前胡乱奔跑的马匹,有些人想要调头逃跑却拿不定主意,而有些人则已经完全呆住。

    从车队侧面冲过来的中年人也听到了那可怕的枪声,而且他也看到了那可怕的一幕,不过他已经来不及阻止身边的同伴,而且因为对方的车队组成的是个奇怪长形营地,而不是惯常的原形车阵,所以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辆并排的马车。

    奔跑中的中年人甚至没有多想就发出了吼叫,他知道这时候只有冲上去才行来了,而且他已经看到,就是刚才那一阵他做梦也没想象过的猛烈射击,已经把很多同伴射到在地,那都是些好小伙子,可现在却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这个奇怪车队的手里,这让中年人已经忘了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更忘了他自己不久前还吩咐过的只抢劫不杀人的命令,这时候他只想为那些他从小就看着长大的小伙子们报仇。

    中年人挥起了他手里的宽刃剑,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的眼睛目眦尽裂,嘶喊声在他的喉咙里变成了毫无意义的吼叫,他带着人疯了般的向侧面的马车冲去,直到在很近的地方那两辆马车的车帮突然向前倒下,露出了里面一堆古怪的东西。

    那似乎是一堆长长的管子,这些长管子都被固定在一个个的木架上,方方正正的管子形成了个如同方阵般的东西,而那些管子黑乎乎的孔洞都正对准了他们。

    中年人察觉到了危险,这是作为马贼多年来的逐渐养成本能,正是凭借这种本能他曾经带着同伴们躲避开了那些贵族们设下的圈套。

    “散开!”中年人高高举起剑向后面的同伴示警,虽然知道这样未必能完全躲开,但是他这时候只想远离那些看上去就很危险的奇怪东西。

    “咯吱吱~”

    在混乱中,中年人似乎听到了个一连串奇怪的声响,那声音显然是从对面的马车上传来的,因为距离太近而那声音也实在是很大,所以哪怕是在仓皇躲避中他还是隐约听到了那个东西发出的那种单调的,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搅动发出的声响。

    然后——“砰砰砰~”

    整齐得完全就是同时响起的轰鸣开始从马车上轮番响了起来。

    第一轮,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

    中年人隐隐记得他虽然只是匆忙中看了一眼,可还是记得那个方方正正的东西似乎很凑巧的就是由四排那种管子组成的,至于一排有多少个管子他就根本看不清了。

    而中年人在第一轮枪声响起的时候,就因为坐骑中弹摔下了马。

    而且糟糕的是他的身子被坐骑压住了,虽然没有受伤可沉重马尸却把他压得根本动弹不了。

    他只能躺在地上在很近的地方仰着头看着那个可怕的东西在很短的时间里顷刻间就射出一排排密集的弹丸,而他带来的那些同伴们甚至来不及调头逃跑就被纷纷打下马来。

    “上帝啊,这是什么魔鬼。”中年人惊恐的发出呻吟,他这时候已经知道这应该是某种火枪,但是他从没见过火力这么猛烈,射击又是这么密集迅速的火枪。

    肃然四轮射击后那些火枪终于停止了射击,但是中年人知道只是在这短暂的瞬间,他带来的那些同伴已经是死伤惨重,而让他更不安的,是车队正面的射击一直没有停止,而他一直期望听到的同伴冲入车阵后因为杀戮引起的惊恐却根本没有发生。

    中年人又一次奋力低吼着挣扎起来,这一次他终于从沉重的马尸下摆脱出来,他喘息着抓起地上的一柄马刀,就在他慌乱的回头寻找同伴的时候,一声高高的“哈”的声吆喝从马车那边传来。

    中年人立刻转过头,然后他就看到个头上包着块方格子头巾,外罩一件很大的宽大外氅,下身穿着条并不肥大十分利落的宽腿长裤的男人从马车的顶棚上跳了下来。

    那个男人左手捻着他唇边的胡须,右手里漫不经心的挥动着一柄马刀,马刀微带弧度的雪亮刀身在他手里如同玩具上下翻飞,带起道道刺目的光芒。

    “看来你的运气不错,”纳山看着中年人向他走过去,他把刀很随意的扛在肩膀上打量着对方,然后忽然用带着浓重的口音问“会说哈纳斯话吗?”

    中年人愕然的看着这个吉普赛人,从他的衣着打扮上他就看得出这是个吉普赛人,只是是他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用哈纳斯语和他说话,虽然是在战场上,而对方也是敌人,可听到这就久违的语言他还是不禁一下子呆住了。

 &n

bsp;  “看来听得懂。”纳山从对方明显是意外而不是困惑的表情里大致猜到了结果,他的手腕晃动一下耍了个刀花“既然这样就好办了,现在你们有两条路了。”

    “什么?”中年人还没明白。

    纳山没有回答,而是向挥着马刀砍了过去。

    一时间两柄锋利的马刀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劈砍声。

    箬莎小心翼翼的在草地上走着,她有时候会停下低头看看,在确定踩下去的地面上不会有血渍或是被火枪打碎迸飞的骨头或是碎肉后才会迈出一步,可即便是这样,她那提着裙子优雅的动作看上去也像是在酒宴或舞会上闲庭漫步,而不是走在荒郊野外的战场上。

    箬莎身后跟着几个士兵,他们的身上都穿着虽然轻便却十分坚固的盔甲,这些士兵的手里拿着的火枪要比其他人的火枪看上去更加复杂些,其中最明显的地方是火枪的击发机括上看上去颇为复杂的扳扣齿轮,和挂在他们腰间鼓鼓囊囊,看上去显得颇为突兀的装弹包。

    实际上这种火枪是被箬莎视为得意之作的新发明,在从亚历山大那里得到了某些听上去完全不知所云,可又好像十分厉害的胡言乱语后,箬莎按照亚历山大说的那种构想制造了这些火枪。而这些火枪复杂和明显过于精密的制造工序显然是不符合亚历山大提出的大批量制造的想法的,所以这种使用转齿击发被亚历山大称为击轮枪,而且是使用简易定装药包的奇特火枪,也就制造了那么可怜的100多枝。

    不过即便如此,箬莎还是对这种击轮枪的制造颇为上心,几乎每枝枪她都有很认真的予以检查,那种仔细的态度就和其他的贵族小姐们对珠宝的痴迷一样。

    而箬莎这么做的理由,只是因为“听说哥哥很喜欢这种火枪。”

    那些马贼很多人已经被杀了,空气中散发的血腥和火药烧炙的味道很难闻,这让箬莎皱起了眉,她已经很厌恶在船上的那些日子了,可现在还要被迫闻这些味道,不过当她听手下向她报告战果的时候,箬莎就又露出了微笑。

    “这只是些强盗,”箬莎用轻蔑的口吻对有些兴奋的手下说“如果他们是奥斯曼人,或者是真正的骑士,或许我们可以为这样的胜利自傲一下,现在还是去看看纳山吧。”

    “遵命伯爵小姐。”手下赶紧奉命离开,不过他并没有看到当转过后箬莎脸上离开露出的欣喜的神色。

    “40个强盗,打死了40个强盗。”箬莎兴奋的攥了攥拳头表示对自己的奖赏。

    打死40个强盗这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骄傲的事,可让箬莎真正兴奋的,是这些强盗完全都是由保护车队护卫用火枪打死的。

    这让她不禁为自己制造的火枪拥有这样的威力感到兴奋异常,不过即便这样这个时候的箬莎也不会想到,这场在人迹罕至的克勒拉西亚荒原上发生的小小战斗,会对未来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这是自火器诞生之后,第一次完全由热兵器组成的部队在战场上战胜冷兵器的开端!

    箬莎对纳山很有信心,所以她并没有急着让人去帮他,这种信心其实是来自纳山为了追求她的母亲而故意在乔治安妮夫人面前展示出的勇敢,至少那些和他争风吃醋的贵族们已经被这个波西米亚人打得落花流水,其中不乏曾经学习到过威尼斯剑派精髓的知名人士,或者是曾经在米兰比武大赛中出过风头的某些贵族。

    对于母亲迷恋这个波西米亚人,箬莎倒也不是很在意,只是一想到这个人是那个讨厌的索菲娅的爹,箬莎就觉得自己家似乎是吃亏了。

    纳山的刀法是凶猛的,虽然那个强盗也同样不简单,但是在纳山的勇猛进攻下很快就抵挡不住,只是虽然知道即便胜利也无法摆脱被活捉的命运,可中年人还是竭尽全力的试图取胜,他甚至打了主意希望能趁机劫持纳山,因为他看得出来对手虽然是个波西米亚人,但在这个车队里好像是个大人物。

    可当纳山在连续虚晃几下,然后用力挑飞了他手里的剑后,中年人终于被迫着在马刀压颈的威胁下慢慢跪了下来。

    “一群强盗吗?”箬莎走过来,不过她远远就停住了,因为那些被联排火枪击中的人身上的气味太难闻。

    “一群波西米亚逃亡者,”看到中年人脸上的神色微变,纳山又稍微纠正了下“应该说是逃亡者的后代了,这些人应该是那些胡斯派信奉者的后人。”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过去?”中年人紧盯着纳山,虽然他听不懂纳山与箬莎的对话,但是他还是听到了他最熟悉的一些词汇,他可以肯定这个人是个吉普赛人,这让他知道起码这个人不会因为他们的身份就不顾一切的要杀掉他,可他也知道吉普赛人是狡猾的,他们完全可以为了拿到赏钱把他卖个那些贵族或是教会,更何况那个看上去就是个大贵族的女孩。

    “胡斯派的人吗?”箬莎看着中年人的眼神显出了一丝嫌恶,虽然和当初胡斯派一样,如今的人们对教廷甚至更没有好感,但是做为贵族,箬莎对那些敢于反对教会和国王与贵族的胡斯农民同样没有任何好感,甚至觉得他们比那些贪婪的教士更可恶,而这也正是如今绝大多数贵族对胡斯派的看法“这是个强盗,他应该得到惩罚。”

    箬莎冷冷的吩咐,对强盗她不会手软,对胡斯派的人更不会怜悯。

    “这些家伙可不少,”纳山看看中年人“我听说他们从波西米亚逃出来很多人跑到了南方,后来有一些就在这里定居了,而且他们虽然分开居住,但是胡斯派的人很抱团,我们已经杀了他们不少人,不过这当然怪不上我们,是他们先找我们麻烦的,可如果我们把活着的都杀掉,就可能会引来报复了。”

    “他们的人很多吗?”箬莎有点意外的问。

    “听说是不少,我在布拉格的宫廷里听过过当初的事,当时很多平民,手艺人,农夫和小贵族参加了胡斯派的军队,最多的时候他们的军队有将近40000人,只是后来失败了很多人都逃亡了,”纳山看着面前这个人呵呵笑着“这对你们来说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可在布拉格即便是现在只要有人有胡斯派的的嫌疑都会受到严厉的审讯,不过在这里他们要幸运多了,因为国王的手不可能伸到这来。”

    说着纳山忽然用波西米亚人的土语哈纳斯话对那个胡斯派的中年人大声说了几句,箬莎立刻看到那个原本似乎已经认命了的强盗突然挣扎着要站起来,甚至就是旁边的人用力把他按倒在地上,他也依旧一边大声喊着一边不住挣扎。

    “你对他说了什么?”

    “我说我会找出他们的村庄在什么地方,然后把这个消息告诉当地的贵族,胡斯派的人都很小心,他们的村子里住的不论男女老少也肯定都是他们自己人。”纳山说着又耸耸肩膀“不过我也只是吓唬一下他,我们已经杀了不少人,不该再招惹他们了,要知道这些胡斯派可不太好惹,往往你招惹了他们一个,就等于得罪了他们一家子。”

    “是这样吗?”箬莎原本有些厌恶的神情微微有了点变化,她低头看着那个不住挣扎的中年人想了想,回身从旁边的侍从手里拿过她那支特制的短火枪,随着“咔哒”一声扳开击锤,箬莎把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枪口顶在了那个不住挣扎的男人额头上“问他他们的村庄在哪。”

    纳山意外的看看箬莎,不过他还是问了那那人一句,然后他在那人显然是不停叫骂中向箬莎无奈的耸耸肩“他不会说的,胡斯派的人都很倔。”

    “是吗,”箬莎听了微微一笑,然后她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就在箬莎亲手处决那个胡斯派强盗的时候,亚历山大正带着他刚刚打了败仗的军队向布加勒斯特撤退。

    这是亚历山大迄今为止遭遇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失败,一天一夜的完全阻击最终没有能挡住利用优势兵力不停进攻的席素谷。

    在靠近沼泽地中央地段由热那亚人防守的左翼终于被突破后,迫于奥斯曼军队不断向纵深逼近的不利态势以及从登布维察河下游传来的关于奥斯曼船队已经越过普勒特维堡垒的封锁,蒙蒂纳军不得不于21日的中午开始全线撤退。

    在再一次把所有炮弹都打光然后扔下了那些火炮之后,贡帕蒂也不得不命令左翼以巴尔干团为中央向后撤退,同时已经与穆色林姆步兵进行了连续几场鏖战的阿格里方阵,也开始在火枪兵与波西米亚骑兵的掩护下撤离战场。

    蒙蒂纳军队撤退之后没有多久,席素谷终于踏上了之前亚历山大曾经站过的那片可以观察到他阵地的干坡,看着脚下被污泥泡得已经不成样子的名贵靴子,席素谷脸上并没有因为取得了胜利而好上多少。

    如果说将近一天一夜的进攻对蒙蒂纳军队来说场漫长的考验,那么对席素谷来说,以付出了将近1000多伤亡的代价攻下了这片沼泽地的战果,其实对他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可是我们终于完成了苏丹下达的命令,”一个将领对席素谷的情绪低落十分不解,好奇让他还是鼓起勇气小心的问“我们胜利了,尊贵的帕夏这难道还不够吗?”

    听着手下满是疑惑的询问,席素谷清瘦的脸颊轻轻扯动似乎是在微笑,然后他身边的人听到他用一种奇怪语气慢悠悠的说:“但愿够了,否则我们的付出就太没有意义了。”

    4月23日,奥斯曼右翼席素谷部击败蒙蒂纳军,近抵布加勒斯特近郊。

    而在头一天,蒙蒂纳军队退守布加勒斯特城郊堡垒。

    第二次布加勒斯特保卫战,开始了。

    <!-- csy:17079683:664:2019-03-10 12:51:48 -->
相关文章
  • 亚长腿和中腿区别,上海李雅时长35分53秒_上海_上海李雅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