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近期早晨起床口吐红色的液体,欧羡白人大战黑女

作者:admin 2020-01-23 12:36:04 我要评论

    越冉的体温终于降了下来,她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恢复。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

&n

bsp;   她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瓶正在往下滴的输液袋。

    目光从输液袋移开,紧接着看见王曦韵躺在旁边的陪护床上正睡得香甜。

    视线再移开点儿,他爸爸靠着椅子,也睡着了。

    环顾完四周,她确定这是一间病房,而且这个病房碰巧是上次程一鹤在泳池休克被送来的这间病房。

    老天真是会安排,大概是认为这个情伤她还伤得不够深,偏要在冥冥之中安排这些跟程一鹤有千丝万缕联系的物件来刺激她。

    这个病床,程一鹤之前躺过,包括房间里弥漫的百合花香都是那时她闻到过的香味。

    一旦稍稍呼吸,与程一鹤相关的回忆便会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比暴风骤雨还要猛烈。

    她一个一贯理智的人,偏偏落入了情网,而且越挣扎,还被缠得越紧,最后让自己无法动弹,奄奄一息。

    “程一鹤,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为何昨晚我闯了一次鬼门关,今天却仍未见到你的身影。

    你以前的花言巧语都是骗人的吗?

    可偏偏,我从起初的不相信,到后来的半信半疑,再到最后的完全相信。

    我承认,你是情场上的高手,让我慢慢地爱上你,爱你深入骨髓,怪不得那么多女生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

    但这世间的女人那么多,你为何偏偏要来招惹我!

    招惹我又不能对我负责到底,你就是流氓一个。”

    一行清泪又夺眶而出,她闭了闭眼,劝诫自己不要再想了,一切只有等到他现身再说。

    她又继续劝慰自己,“越冉,请你拾起你的骄傲,为一个男人而哭,简直不像你自己。

    看看你如今变成了什么样的女人,为了个男人肝肠寸断。一点儿骨气都没有。

    昨晚你路遇色狼,叫天天不应,是谁来救你的?是吴璟轩来救你的!

    你淋着雨四处去找他,到处去围追堵截,结果呢?

    却被他公司的保安挡在门外,连他的面都见不了。

    你发着高烧,在课堂上晕倒,是谁送你来的?还是吴璟轩!

    越冉啊越冉,到如今你还认不清谁才是真正爱你的人吗?

    是——吴璟轩!那个一直在背后给你依靠的吴璟轩。

    而他程一鹤到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你还能说他爱你吗?

    醒醒吧,别做梦了,他的本性就是个花花公子,你又不是没见识过。

    你还认为他为你而从良了?

    你有这么大的魅力吗?李恋籽那般的明星光环都没能让他从良,你又有什么本事能让他从良。

    你还真以为你为他套了个紧箍咒,捏着他的致命弱点,他得事事处处都听你的?

    得了吧,李恋籽说得对,他不过只是觉得你新鲜罢了。

    说不定,他此时正在李恋籽的怀抱里睡得香呢。

    别伤心难过了,他要是那么一个人,他就不值得让你如此难过。

    不要再去纠缠他,这样你只会让别人厌烦,觉得你像水蛭一样,甩也甩不掉。

    别再哭泣,振作起来,为情所困的你,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她又看了看躺在陪护床上的王曦韵和坐在椅子上睡着了爸爸。

    绝不能让这些关爱她的人伤心。

    想想昨天杜焕尔的那张面孔,那幸灾乐祸的表情,像一把利剑一样直戳她的心窝。

    一个人最可悲的就是让一个自己最讨厌的人瞧不起。

    她得恢复常态,必须恢复过来,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现在的她必须学会删除自己的记忆,从遇到程一鹤的那天开始,就当这一切不过是自己做的一场梦罢了。

    如今,梦醒了,一切都结束了。

    她闭上眼睛,想再凝神休息一会儿,可不争气的大脑,却不听使唤地想起有关程一鹤的点点滴滴来。

    从第一次相遇她对他拳脚相加开始,像电影画面一样在她脑海里浮现。

    她真是佩服自己的记忆,为何现在变得如此之好,竟毫无遗漏地将与程一鹤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全部涌现在脑海里。

    原来爱上一个人,并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有时候,你以为你早已忘记。

    可是却偏偏在某个机缘巧合下,与他曾经在一起时的那些美好回忆,会在不经意时给你当头一击。

    让你瞬间痛哭流涕。

    甚至来不及给身旁的人解释,来不及顾及周围人的目光,就在那一瞬将深埋在心底的情绪宣泄无遗。

    既然暂时放不下,她就当这些记忆是麻醉剂一般,让自己失去知觉,沉沉睡去,就让她再欺骗自己一回。

    越冉又伴着回忆入梦,又睡了两个多小时。

    早上八点过,越尚醒来准备给她们买点儿吃的。

    这时,王曦韵和越冉似乎听到了响动,便都醒了。

    王曦韵眼带笑意,“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昨天可吓死我们了。”

    越冉回之以微笑,“一个感冒而已,无需这样大惊小怪吧。”

    越尚抢过王曦韵的话,“怎么是大惊小怪!你都烧到四十了,而且长时间高烧不退!”

    “好了,爸,让你们担心了。下次我会注意的,争取不再让你们操心了。”越冉看到她爸如此着急,便立马安慰道。

    “知道就好,曦韵照顾了你一晚上,每隔十五分钟就给你物理降温。还不好好儿谢谢人家!”

    越冉看向王曦韵,握了握她的手,“曦韵,多亏有你,谢谢。”

    王曦韵将另一只手覆在她的手上,“跟我还客气吗?说谢谢就见外了。我们两谁跟谁啊!”

    忽然之间,越冉为之前的想法而感到忏愧,王曦韵如此待她,她刚刚竟想到吴璟轩对她才是真爱。

    哎,实在不应该,毕竟王曦韵爱的人是吴璟轩。

    即使吴璟轩再爱她,她也不能跟吴璟轩在一起。

    因为那样,就太忘恩负义了。

    曦韵的爸爸让她读到了那么好的大学,曦韵又如此照顾她,她实在不应该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来。

    “那你们好好说会儿话,我去给你们买点儿早餐上来。”越尚说完,朝门外走去。

    越尚走后,她两人反而沉默了一会儿。

    因为两人都不知如何开口。

    <!-- chuanshi:23487929:219:2019-04-19 10:12:34 -->
相关文章
  • 近期早晨起床口吐红色的液体,欧羡白人大战黑女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东京纯爱...

  • 闺女你的奶真好吃,人善被欺的说说...

  • 宝贝我能不能把尿在你里面,世界上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