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将胸前蓓蕾送入口中,结婚前会啪啪吗

作者:admin 2020-04-29 12:02:32 我要评论

县衙二堂,张寿找借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溜了号,葛雍气得拍扶手大骂,然而,等他老人家同样想溜的时候,那就没那么便宜了,别说吕禅绝对不肯放走这位在天子面前能够一锤定音的老太师,就连朱廷芳也不会放人走。

    已经放走了张寿,要是再放走葛雍,岂不是他得一个人独自面对吕禅?

    然而,吕禅所求甚大,偏偏是直截了当提出来的,态度诚恳而真切,朱廷芳和葛雍虽然不至于轻易答应又或者做出承诺,但也不至于如同那些对宦官严防死守的文官似的,一口回绝。一阵来回扯皮过后,他们俩最终只是答应吕禅,姑且会仔细考虑这件事。

    可等礼送走了吕禅,朱廷芳刚刚那副淡然却至少客气的面孔,顿时就变得冷冰冰的“葛先生,我朝从太祖开始就限制宦官数量,更限制宦官出外为监军税监等等,这是作为祖制传下来的。如今吕禅这作为,理应并不是代表他一个,他背后还有楚宽,还有其他太监。”

    见葛雍老神在在不做声,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皇上登基这些年,因为太后严防死守,他身边女官少,宦官多,以至于如今女官职权大多为宦官侵夺,司礼监外衙的手也越伸越长,而这真的是出自皇上授意?而吕禅刚刚提出的,算不算揣摩圣意,妄图干政?”

    “太祖的祖制多了,最清楚的人还是常常钻到古今通集库里去翻太祖手卷的莹莹,你问问她,如今剩下真正还被人严格执行的,到底有几条?”

    葛雍反问了朱廷芳一句,哂然一笑,这才喝了两口茶润嗓子,看也不看朱廷芳那张阴沉的脸,自顾自地说“祖制这种事,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那就是屁,需要时想扔就扔,想捡就捡,敬天法祖算什么,只有传了几十上百年的利益才是真正不能动的。”

    “就比如皇上,放在十年前,你觉得他就算抓住了太祖牌匾被束之高阁的把柄,但可能重开九章堂吗?不可能,别说张寿了,就是我在朝堂亲自呼吁也不能。为什么那会儿不可以,现在却可以?很简单,他栽培了二十年,希望能够扫除掉江老头那一批老人的家伙起来了。”

    “于是,就算有人非议,但也有人会支持,所以去年重开九章堂才会这么容易。”

    “但就算江老头此次真的落马,新的那一批人粉墨登场,你觉得这朝中就是皇上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地方?绝不可能。有些人还会一如既往地作为他的喉舌,有些人却早已有了自己手底下那一大批人,不能罔顾党羽的利益。可以同患难的人,同富贵时就分道扬镳的多了。”

    半辈子宦海沉浮的葛雍说到这里,随手把那茶盏在旁边高几上重重地一放,这才一字一句地说“而在吕禅他们看来,只有他们才是捧着太祖祖制作为金科玉律的人,在他们看来,他们才是太祖祖制的坚定支持者,皇室最忠实的鹰犬,而不像外臣那样索求无度。”

    葛老太师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此时觉得有点累,他就站起身来,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可还没等老爷子掸了掸衣服预备往外走,就突然听到朱廷芳问了一个他意外的问题。

    “这番入木三分的剖析,葛先生可有对张寿说过?”

    “那个惫懒的小子,我和他说这些,他敢捂着耳朵溜之大吉,你信不信?”

    葛雍没好气地吹胡子瞪眼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关门弟子,你那个未来妹夫,虽说鬼主意多,手段也不错,可他是别人惹上门才会一巴掌打上去的性子,没什么升官发财青云直上的野心。所以楚宽和他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看他和人有什么额外的交往吗?”

    朱廷芳顿时哑然,而接下来葛雍的嘀咕,更是让他有些尴尬。

    “所以这沧州出了事,皇上问他,他却推荐你来,认为你杀伐果断能够收拾局面。要不是你硬把他拖下水,他肯定不会来。可他既然来了,还是全心全意为这里的百姓做了挺多事情。但那不是因为他觉得做好了回去会受赏,是因为他这小子心软,觉得心中负疚。”

    “你信不信他刚刚敢丢下我们直接扬长而去,这会儿说不定已经上书请求回京了?哦,应该是说,打着送我这老人家回京的旗号?”

    没等朱廷芳说信与不信,老人家又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我这次下来,是替他这个关门弟子背黑锅的,以免他那细胳膊细腿背不了这个偏袒乱民的罪过。如今事情收拾完了,我当然也打算回去了,这沧州没有褚老头齐老头,不是做学问的地方。我估摸着他要请求回京,那是肯定能成功的。”

    “至于你……冼云河那几个没启程去琼州府之前,这长芦县令一职,朝廷是不会派人的,你得一直坐在这兼着,顶了天我回去和皇上说说,给你派几个属官属吏来帮一把手。换人来谁能保证不把你好好的故政推翻?”

    “朝中某些人,最不满太祖皇帝的一条,便是不立嫡长,更有人认为这是后来继位时常出现动乱的缘由。所以大皇子再有千般不好,仍然有一批死抠着礼法的人支持他。你信不

信一旦县令人选不当,冼云河等几人非刑而死都有可能?”

    “再加上皇上想在沧州建港,这更是动了一堆人的利益。反正无论是长芦县令也好,沧州知州也好,又或者是吕禅说的沧州知府也好,总而言之,这个人选很难出炉。别说朝中那些人,就连皇上还有你那老爹,肯定都正在找可以过来给你接班的人才。”

    见葛雍撂下话就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随即负手慢悠悠往外走,朱廷芳不禁有些烦恼地揉了揉眉心。自从杜衡听到沧州有望建港的消息,这位曾经试图表现一下的杜指挥使立刻就安分守己了下来,还悄悄给他出了一大堆训练水军的主意,全都被他一股脑儿送去了皇帝面前。

    而沧州这边他也确实干得得心应手,就连最初只是简单粗暴解决的词讼,如今也已经轻轻松松就能解决。否则,如果真的仅仅是凭借出身资历,他能震慑此地一时,却不可能长久。

    可如果他一走,哪怕张寿留下张琛,留下朱二,真的不会人亡政息?就算朝中能选出合适的人选,能够延续他和张寿的举措,治理好沧州,将来真的建港,那一位能顶得住方方面面的压力吗?

    尤其是一旦吕禅所求真的成功,宦官成功突破曾经的禁令,出任监军甚至税监,这位沧州的地方主司又能压制其人否?

    说起来,沧州如果升格为府,沧州知府便是正四品官……哪怕没有升格为府,却也是正五品知州。秦国公张川都尚且能以勋贵兼任顺天府尹,他若要以武转文,谋一个五品知州甚至四品知府,却也是并不困难。可这值得吗?

    而且,他如果想要留下来,朱二恐怕就不能留在这里了,否则长兄为主司,二弟却纠合了一群棉农集什么社,那像什么话?如此一来,朱二这些天来那顶着烈日的辛苦也是白费。

    所以……还真是棘手的难题!

    朱廷芳轻轻眯了眯眼睛,随即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张寿如果能留下,那就好了。只可惜,张寿对地方治政似乎不感兴趣,资历也还不够。

    如果张寿知道,未来大舅哥竟然在考虑两人中谁留在沧州的可能性,他一定会觉得人是吃饱了撑着,瞎操心。

    他从来都不会杞人忧天,觉得这天底下没有顶尖人才,只有自己才行——在后世那种学霸满天飞,科狗满地走的年代,自视太高的话,分分钟都会有强人把你的自信心碾成粉碎。至于在如今这个年代,他更感兴趣的是发掘人才,有事学生上,而不是事事亲力亲为。

    所以,当回到自己那屋子里,带着阿六整理行装的他,突然听到一声重重冷哼的时候,他就想都不想起身笑脸相迎。果然,阿六快步出门,不消一会儿恭恭敬敬把他那位老师搀了进来。而葛雍一面走一面还骂道“你这不肖弟子,每次都让我老人家给你背黑锅!”

    张寿想都不想张口就来“谁让老师天赋绝顶,算学无双,名满天下,英明神武……”

    没等张寿这一大串乱七八糟的四字成语……甚至还不能说是成语的奉承说完,葛雍就受不了了。他没好气地瞪了人一眼打断“你那未来大舅哥什么事都想自己扛,看你这么清闲就满身不舒服,我倒更担心没你的九章堂不成样子,看你这样子,这是打算随时启程?”

    “没错。”张寿呵呵一笑,见葛老师再次瞪他,他就诚恳地说,“我这也是担心九章堂那些学生。而且,算算日子,我觉得也该招收第二批学生了。日后一年招生一次,四年结业,当为永制,如此九章堂一直长长久久开下去,老师就再也不用担心算学后继无人。”

    葛雍原本到了嘴边的教训顿时给噎了回去——尽管他那教训本来也就是做个样子。对于张寿这个各方面都很优秀,但就是某种脾气让人没法说的得意弟子,他早就不知道该怎么教育了,本来人也不是他教育成现在这样子的。

    于是,他只能走上前去,气咻咻地拿出了对待小孩子的那一套,直接弹了一记张寿的脑门,见人不闪不避,他就虎着脸说“行了,我还不知道你么?你都丢了四个学生在沧州和邢台,有什么事你就算在京城也能解决,确实不必留沧州了。”

    知道葛老师跑过来也就是发泄一下背锅的怨气,张寿也就自觉自愿地挨了一记,直到送了老人家离开,眼看刚刚已经把两个箱子收拾妥当,他这才突然若有所觉地摸着下巴问道“我来的时候是跟着杜衡骑马赶路,几乎连大腿都磨破了,好像没带这么大两个箱子吧?”

    阿六早已经习惯了张寿那奇怪的关注点——因为在某些方面,他和张寿很类似。此时,他真的因为张寿这番话冥思苦想了一阵子,紧跟着,他的脸色就变得极其微妙了起来。

    “大小姐上次来的时候,随车带了一大箱衣服来,我收了之后也没多想,每天给你换一套。她还拿着你的尺寸在沧州让人现做了四套,所以这箱子里应该是总共十二套衣衫,全都是各种青色的。”

    “……”张寿一拍脑袋,尴尬得无以复加。

    怪不得他明明记得自己临走匆忙,只带了两套换洗衣服就被不得不出发,直到这会儿阿六提醒他方才想起,朱莹来了之后,他好像衣服行头确实没断过……

    否则就这年头的衣裳那不经洗,洗了就褪色缩水那架势,他那两套夏装来回换洗,这会儿恐怕早就要袖子衣摆短一大截了!

    而因为他根本没在意身上的行头,反正莲青、石青、天青……各种青,一来颜色不扎眼,二来颜色形制都差不多,他甚至都没注意自己换过多少套衣服!

    “那这两箱衣服要带回去吗?”阿六见张寿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布说话,他就补充道,“反正大小姐肯定早就在京城给你预备了十套八套衣裳,这些旧的直接捐助给沧州本地穷苦读书人也正好,还能减轻马车负重。”

    张寿不由斜睨这一脸认真的少年。为了减轻负重就扔衣服,这败家子的习性好像在融水村时还没有吧?十几套衣服总不可能每一套都褪色缩水,总有还能穿的……他这个钦使从沧州走之前和送福利似的送人衣服,传出去像什么话?

    不过想想也是,阿六从来不考虑身外之物。可还没等他训人呢,就听到外头传来了小花生的声音“六哥,千万别浪费东西!改一改可以给我穿!”

    随着这声音,小花生急急忙忙冲了进来,见阿六神色古怪地看着他,他还误以为人家不愿意,正想赶紧解释一二,却不想阿六大步走上前来,和他比了比身材,随即就直接拍了拍他的脑袋“我倒忘了,其中几套已经缩水褪色,连我都穿不了,小花生倒正好,还不用改。”

    张寿这才笑了“也不用乱送人了。而且,沧州的那些读书人,需要的不是几件旧衣服。那位徐翁的闻道义塾招收的好像都是贫寒学生吧?让朱二张琛和蒋大少联手捐助一笔,我也捐个百八十贯,最重要的是,趁着还没走,我去挑挑有没有算学的好苗子,带几个上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将胸前蓓蕾送入口中,结婚前会啪啪吗

  • 新加坡女子醉驾遭鞭刑,插入_啃咬拉扯花核h_轻咬小核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兄弟加我女朋友的微信,看一下女人b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