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潇湘溪苑攻给受夹生姜,射精后尿道口有血迹

作者:admin 2020-02-17 12:00:18 我要评论

聂天睿知道聂玉茹要算旧账了,张嘴堵住她诱惑性感的香唇,很快聂玉茹再次败在温柔乡里。

    “茹儿,你一直都在我这里!”聂天睿指指心脏的位置。

    “我知道,天睿,以后的岁月里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除非你厌烦了我。”聂玉茹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这辈子,下辈子我都不会厌烦你,只要你不要离开我就好!”聂天睿动情地抱着怀里的女人。

    聂玉茹心里微痛,“靳,对不起,原来我心里一直爱的是这个男人,你将永远留在我心中的某个位置。”

    “茹儿,你为什么不让我封号给你?”

    “老公,如果我一旦入宫,以后我们见面都有很多的繁琐,我不想那样子,留在你身边已经做够了。”

    “傻丫头!”

    “老公,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希望你…”

    “不会有这样的一天发生,茹儿不需要为我做什么?”

    “你知道了什么?”

    “从你回来的一刻,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答应了某种要求,不然你不会回来。”聂天睿微微一笑。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如果要下地狱,我一个人就够了。”聂玉茹美目坚定。

    “要下地狱,我会陪着你一起!”

    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划过,聂玉茹在宫里的日子风平浪静的有些不真实,至于清妃皇后那不是她关心的。

    “茹儿,这些事情让宫人们去做,你多睡会儿!”聂天睿心疼地摸摸聂玉茹婴儿般的脸。

    “不要紧,等你上朝了,我还是可以休息的!”聂玉茹微微一笑。

    “丫头,不要这样辛苦,不然我会心疼的!”聂天睿搂过她纤细的腰身。

    “知道啦!”两个人腻腻歪歪了半天,聂天睿才依依不舍地出了寝宫。

    现在聂玉茹的日子里最重要的只有聂天睿了,清晨起来她亲力亲为地给聂天睿更衣作陪,晚上她为他亲手做羹。

    “姑姑,这是你让我们买的东西,你看看是不是这个。”宫女恭敬地说道。

    虽然聂玉茹没有任何的名分,但是在皇宫都知道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地位甚至于高于皇后。

    “嗯,是这些,谢谢你们!”

    “姑姑,您折煞奴婢了!”

    “你们下去吧!”

    “诺!”

    聂玉茹专注地煲着骨头汤,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她嘴角微微上扬,接着宽厚的胸膛在身后拥着她。

    “老婆,在做什么?”

    “骨头汤,等下就好了,你先休息一下。”聂玉茹头也不回地柔柔答道。

    “好,我陪着你!”一双大手始终没有松开。

    “今天累不累啊?”

    聂玉茹问的漫不经心,可是聂天睿心里明白她的担忧,温柔地吻吻她的头发,“很好,有老婆天天这样的亲力亲为,老公怎么可能不好!”

    “吆,越来越像我的时代的人了!”聂玉茹调侃道。

    “傻丫头,什么叫你的时代,是我们的时代!”

    “皇上,如果你的身体不适,一定要告诉我!”聂玉茹转身认真地交代道。

    “知道!”

    吃过午饭聂玉茹躺在躺椅上看书,聂天睿在一旁处理着公事,冬日里的阳光最温暖,一点都没有错。

    “啊,皇上天气尚好,要不我们改天去踏青!”

    “踏青?好啊,我让展眺安排一下,我们出宫去住几日!”聂天睿溺爱地点点头。

    “嗯,那我准备些东西,我们可以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聂玉茹一脸慵懒地计划着。

    “你喜欢就好!”聂天睿看痴了,这样的聂玉茹是他爱的,也是他刻苦铭心的骨髓里的印记。

    “皇上,皇后皇妃求见!”

    好日子总是让一些讨厌人给败坏了,聂玉茹脸色微变,聂天睿不耐烦地问道,“她们来做什么?”

    聂天睿的心思尽管和天气一样,田公公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皇后娘娘说,马上就要风筝节了,想请示皇上,是否在宫里举办宴会。”

    “她自己决定就好,这些小事情用不着请示!”聂天睿阴沉地答道。

    “皇后娘娘说,想邀请公主一起参加!”田公公认命地吞吞口水。

    “让皇后自己参加就好,刚好朕和公主有事外出,出去吧!”聂天睿鹰眼一扫,田公公全身一个激灵。

    “诺!”

    “天睿,不用这样的,你这样为了,我会骄傲的。”聂玉茹调皮地眨眨眼。

    聂天睿低沉一笑,健步如飞地来到聂玉茹的身边,带有魔力的大手游离在聂玉茹脸上。一双魅惑的双眼似笑非

笑,“安平公主这样子,朕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勾引我啊!”

    “老狐狸,起开!”聂玉茹笑着推开聂天睿,谁知这厮纹风不动。

    “我就不起来,你这么的秀色可餐,朕如果起来了,那不是很没有面子。”聂天睿耍着赖皮。

    “你赖皮!”聂玉茹嘟着红红的香唇。

    “啪”“我就赖皮了!”偷袭成功,聂天睿邪恶地舔舔嘴唇。

    “啊!”聂玉茹捂住嘴巴。

    “小丫头,你如果在这样望着我,我现在就办了你。”聂天睿低下头暧昧地说道。

    “流氓,你自找的!”聂玉茹狠狠地踹了一脚,聂天睿笑笑地躲开。

    “丫头,自从你回来后,怎么身手比脑子更加不好使了。”聂天睿哈哈大笑。

    “那本郡主就和皇上过上几招,我倒是要看看是皇上厉害,皇上本郡主厉害!”聂玉茹玩味一笑。

    “今天天气尚好,为夫就陪陪你!”

    也许是好久没有舒展筋骨的样子,两个人你侬我侬,在半空中打的好不惬意。

    “大师兄,你的武功退步了?”

    “小师妹,是你长大了,那里都大了。”聂天睿流氓地扫了聂玉茹全身一眼。

    “流氓,如果让你的子民看见了,你这个皇上的脸还要不要?”聂玉茹狠狠地瞪了一眼。

    “朕只对你一个人流氓!”

    “人要厚脸皮,简直就是无敌!超级无敌!”

    “你们看,那是皇上和安平公主!”

    “对啊,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就是哦,怎么回事啊?”

    “你们这些人简直就是眼瞎,那里是皇上和公主打架呀,他们是在切磋武功!”士兵用看白痴的眼神白了一眼。

    “怎么可能,打的那么凶,明明就是在打架呗!”

    “愚昧,你那只眼睛看见皇上和公主打架了?”士兵可是聂玉茹的铁杆粉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潇湘溪苑攻给受夹生姜,射精后尿道口有血迹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