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宫口开是哪里痛,等你我等了那么久乐凡独唱

作者:admin 2020-02-16 12:00:33 我要评论

好不容易抓回来了一个嫌疑人,而且还是现在唯一,最重要的一个嫌疑人。

    郭勇已经被丁凡安排到拘留所去了,打算叫在庞大光的身上做点突破,希望能从他的嘴里抠出来一点有用的东西。

    查查看被送到这边的‘钉子’究竟有多少,除了他之外,是不是还有别人也被安排到了这边。

    丁凡总是觉得,乔老四既然在这边已经开始安插自己的人手了,那么绝对不会只有一个庞大光,怎么也要留上四五个这样的人,以备不时之需才对,仅有这么一个,实在不能保准。

    而这边的这个嫌疑人,暂时就叫周大志来审讯好了,江汉在外面已经忙了一天的时间,总要叫他稍微休息一下才行,现在整个治安大队这边也就是他能有点时间,这件事交给他到也合适。

    只是这边的事情交给他之后,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周大志竟然气呼呼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出门就开始骂娘。

    丁凡在办公室里面都能听得到,看来这是在里面的审讯并不顺利,这个周大志终究还是不适合审讯这样的工作,这个实心眼的人,终究只是适合做一点没有什么太多技术含量的工作,也实在不能对他的审讯工作抱有什么太的希望。

    而自己想要偷闲的想法最后只能算是作废了,无奈的起身走进了审讯室。

    “你叫何苗?”丁凡将手上之前写好的补录简单的看了一下,对面前的这个女孩问道:“老家是塔子沟的?这个塔子沟好像离这边有点远那,你这也算是远离家门了?”

    这个女孩有点轻蔑的横了丁凡一眼,话也不说,依旧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就好像她的鞋子对她来说十分重要,上面不能弄脏一样。

    丁凡一看,这丫头一脸油盐不进的态度,也难怪之前将周大志气的浑身直哆嗦了。

    就周大志那个脾气,没有气死他,就算是不错了。

    “你们这些做纷人贩子的,就没有想过,自己以后会不会在生孩了?”丁凡语气十分平淡的说道:“唉,我问你一个问题,要是你自己的孩子被人骗走了,你是什么心情啊?”

    丁凡这么一问,何苗的神态怔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依旧眼神盯在自己的鞋子上面,没有一点反映,就好像这些话都不是跟她说的一样。

    但是多少在刚刚的话说完之后,何苗已经有了一点反映,这就已经是一件好事了,总好过之前一点动作都没有强。

    丁凡继续说道:“偷了别人家里的孩子,然后将人的手脚都打断,都丢在大街上面,叫他们行乞,你们在拿走他们辛苦要来的钱,你知道你们在我看来是什么吗?就是一群寄生虫,只会在被人身上吸血的蛆虫,少了这些寄生体之后,你们连生存都成困难的蛆虫,让人只要一看到,就觉得恶心。”

    “你胡说,我是在帮他们。”何苗突然抬起头来,大声的对丁凡咆哮道:“这些孩子,家里本身就贫穷,要是叫他们留在家里,早晚有一天,他们都会变成路边的乞丐,你知道这些人家里什么样子吗?或许他们家里根本就

    养不起他们那!被我带走之后,至少他们还能有点一技之长,他们还能活的下去。”

    一技之长?

    这个何苗竟然将讨饭当成是一技之长,丁凡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她了,也不知道这些莫名其妙的思想都是谁给她灌输的,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你怎么知道,他们家里就养不起这些孩子。”丁凡冷冷的说道:“你最近刚刚抓走的那个孩子,你知道他是什么家庭吗?你凭什么就帮别人设置人生?”

    真没有想到,何苗自己的人生都是一塌糊涂的人,竟然会张嘴就说什么帮别人提前适应未来,这话说的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用无知来形容都不为过,竟然还坐在这里跟他侃侃而谈,丁凡甚至都想直接用水泼在她头上,叫她好好的清醒一下了。

    看到何苗已经不在说话了,丁凡这才开口说道:“你之前骗走的小孩子,名字叫做狗蛋,家里就除了一个老爷爷之外,还有一对父母,为了这个家,他们一家人辛苦的操劳了一年的时间,眼看着今年赚了一点钱,还想着今年能手上稍微松一点了。可就是因为你,搞的人家现在家里乱成了一锅粥,谁给你的权利帮别人选择人生?你自己的人生就已经越走越黑了,你还有脸在我这里大言不惭?”

    可能何苗以前从来没有听到别人跟她说这样的话,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想过,自己做事的方法是错的,甚至在她自己看来,自己这样做,就好像是在拯救所有还在苦难中的人,是十分神圣的一件事。

    直到丁凡的话听在她的耳朵里面之后,简直颠覆了她之前的所有想法。

    丁凡的话说完之后,何苗就一直在低着头,小声的嘀咕着:“不可能,我一直都是在帮助别人,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害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一定是在骗我是不是?其实那个孩子根本就是家里的拖累对不对,他家人早就想要把他送人了,或者将他过继给别人,你是在骗我的,你一直都在骗我”

    这个何苗,到最后的时候,几乎是咆哮着喊出来的。

    虽然之前她在家里都经历了什么,暂时没有人知道,但是看她现在的样子,丁凡估计,小时候的何苗应该是被家里人抛弃过,不然也不会有现在这个强烈的反映了。

    “其实,我看的出来,你这孩子跟他们不一样。”之前对何苗的施压的已经差不多了,没有必要在压制下去了,在说下去的话,很有可能最后会叫她直接崩溃的,所以最后丁凡语气一转,开口说道:“他们骗孩子是为了钱,可你不一样,你一直都以为你在帮助别人,其实你只是方式用的不对,你现在收手还是来得及来的。”

    看到何苗听了自己的话,有点犹豫,马上开口说道:“有的人走错了一步,很快就会自己发现,然后马上调整方向,最后会重新改正,今后的路依旧可以重新挑选方向。但是有的人明知道自己挑选的路有问题,却依旧要一路走下去,最后只能自取灭亡。”

    说完这话之后,丁凡就在不多说了,靠在一边的椅子上面,等着何苗自己做出选择,只希望她能做出正确的选

    择,

    丁凡坐在一边抽了一整根烟,最后丁凡都快要等不下去了,何苗终于开口说道:“我现在回头真的来得及吗?”

    丁凡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对何苗说道:“当然来得及,你任何时候想要回头都来得及,只是希望这一天不会太晚,在你没有做出叫自己悔恨终身的事情之前,那么一切都来得及。”

    何苗重重的点点头,开口说道:“之前我们手上有些孩子被卖到了别的屯子,有的在南方,有的在城里,那些有钱一点的人家,没有孩子,就会通过关系找到我们这边,然后将孩子买过去。”

    丁凡皱着眉头,开口问道:“多久了,你们贩卖孩子这件事,难道就一直没有人抓到你们吗?”

    虽然这些人的动作十分迅速,甚至快的叫人反应不过来,警方这边才收到了报案,可能这帮人已经离开了,这样的速度,叫人很难察觉的。

    但是总有几个反映比较快一点的吧!

    “也不是一直都相安无事,毕竟已经在这个路上走了快三年了,还有很多早就开始做这个的。”何苗这这头,十分愧疚的说道:“早几年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运作,但是听他们喝醉的时候也说过,好像以前出过一次意外,就那一次之后,红姐才坐上了老大的位置。”

    “等会儿,你说的红姐,是不是杜欣红啊?”丁凡一听到这个红姐的名字,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杜欣红。

    好像从一开始到现在,能被人称呼红姐的人,也就只有这个女人了。

    现在何苗也说道了这个红姐,他心中马上就想到了这个女人。

    而何苗似乎早就想到了丁凡会是这个反映,只是冷静的点点头,开口好说道:“她就是红姐,只是她平常不跟我们一起走,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我们在下面找出适合的目标,然后等到交易的时候,她才会出现,当初我就是被红姐代进来的,也算是她的徒弟吧!”

    丁凡冷冷的笑了一声,对何苗问道:“这么说,之前的这些狗屁不通的逻辑,一开始就是她跟你说的是吧?”

    这一次何苗没有在说话,而是点点头,算是回答了丁凡的问题。

    “你手上抓到人,一般都是怎么处置?都是丢在外面当成乞丐来养吗?”其实丁凡现在最关心的一点,就是这些被他们已经骗到手的孩子,最后的命运会是什么样的。

    之前在街面上看到的孩子,每个几乎身上都有点残疾,这些伤口,恐怕都是最后才被这帮人施加在身上的。

    对于这一点,丁凡是真的深恶痛绝,恨不得也将这些手段在他们这些人的身上都走一遍。

    何苗摇了摇头,对丁凡回答道:“我手上带回来的人,一般不会,一来是因为年纪小一点,最后基本上都能找个好人家。你说的那种,一般来说,都是年纪相对大一点的,因为这些孩子已经能记得很多东西了,想要在给他们找个新家,相对比较难,所以这些孩子一般都被老吴打断了腿脚,就靠着双手,在外面爬行,行乞赚钱,其实也就是勉强能满足我们平常的开销而已。”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nb

sp;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宫口开是哪里痛,等你我等了那么久乐凡独唱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