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关于痛的表情包,拉拉怎么做最舒服

作者:admin 2020-02-14 12:00:10 我要评论

    她刻下了这样的一行字:你引开那些水里的婴儿,我到里边去看看情况。

    我虽然想再详细问问杜月具体的计划,以及她冒险去里边的原因是什么,但是这在水下刻字交流实在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再加上我对杜月有绝对的信任,所以我也不管那么多了,立马冲她点了点头。

    我俩现在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刚才被那些黑东西抓伤了一些,但这些小口子,以我们的特殊体质很快就可以复原。

    我迅速游回到了刚才的楼梯通道口处,才一过去,就有两道黑影又在前方的出口处闪动了一下,看来这些家伙的嗅觉还真是够敏锐的。

    在刚才的撕扯中,我已经对这些家伙的水下行动力有所了解了,在我有万全准备的情况下,我应该还是有把握能和他们一较高下的,虽然不至于抓住他们,但是把他们吸引在身边,给杜月腾出空当来,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当然了,前提得是那些黑东西的数量就保持在**个左右,如果数量再多的话我可就没这把握了。

    因此我示意杜月先远远停在楼梯口处,我打算再把他们引出来一次,主要是看看数量。

    很快我就朝着下边潜了过去,这次我早有准备,耳朵和眼睛都处在高度的戒备状态中,很快刚才那几个黑东西就都窜了出来。

    这次我看的清清楚楚,只有八个,为了以防万一,我还特

意在附近逗留了一阵子,确认没有更多的黑东西出来,这才全速调头退了回去。

    不过我一退上去,那些黑东西也跟着退走了。

    这样看来,引走他们的计划似乎不太现实,因为这些黑东西摆明了不会远离这条楼梯口附近,那我唯一的办法似乎就只有用肉身来强行吸引住他们了。

    我迅速用刻字的办法把这一想法和杜月说了一遍,杜月看起来似乎有些担心的样子,我笑着冲她点了点头,叫她尽管放心,杜月这才答应了下来。

    接着我就将射钉枪别到了腰间,转而将开山刀擒在了手上,我已经做好打算了,虽然我并不想伤害这些小婴儿,但现在没别的办法,待会儿如果我实在难以抵挡的时候,我也只能痛下杀手了。

    很快我就再一次朝下潜去,这次杜月也远远跟了上来,我故意用开山刀在侧方的墙壁上狠狠敲击了几下,沉闷的声音从水底扩散开来,那八个黑东西果然也跟着扑了上来。

    不过我这次没有退后,而是大张开双臂,尽量让自己的目标最大化,那八个黑东西毫不客气地朝着我脑袋上就猛扑了过来。

    妈的,他们的“攻击习惯”还真是一点没变,不管陆地上还是水里,都是喜欢直接扑人脑袋。

    这里要提一点,秦晓露还有小兰的那俩已经变成蛊婴的孩子,貌似也喜欢扑人的脑袋,我不知道这两者间是否有联系。

    但是这种黑东西其实还是壁虎人的形态,和蛊婴又明显不是一个种类。

    此时那些黑东西已经全部扒到了我脑袋上,同时我余光瞥到杜月像一条美人鱼一般迅速从我身侧掠过,眨眼间就顺着下方的出口钻了出去。

    我一直在用手护着自己的脑袋,但我却发现自己似乎大大低估了这些黑东西的战斗力了,此时我又有了那种头皮要被拽下来的感觉,而且这次他们的力道明显更大了,因为数量比刚才多了一倍。

    更要命的是,这些黑东西体型太小,我拿着开山刀左右砍来砍去,却发现根本找不到着力点,更何况这些黑东西还不是一刀就能砍死的,因为刚才我可是用射钉枪打中了其中的两个,但现在这俩黑东西身上虽然有钢钉插着,却是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

    现在杜月已经钻到下一层了,找她来帮我是不可能的了,而且月灵也早就告诉过我了,凡事我得靠自己,总依赖别人是不行的。

    我用一只手护着自己的双眼,另外一只手则直接将开山刀丢掉了,因为这刀现在对我来说没什么大用,我直接用右手开始将那些黑东西一个个从我脑袋上强行扯开。

    其中自然免不了一番争斗,我的头发肯定也遭殃了,我清楚地看到水中飘出来一缕缕的黑发。

    就这样来回扯动了几下,我发现除了能促使我变成秃子之外,我拿这些黑东西竟然没什么好的办法。

    没法子,我只好换了个方法,我开始用脑袋朝着附近的墙上猛撞了过去。

    这次终于奏效了一些,这些黑东西被我撞的纷纷从我脑袋上退散开来,开始在我身体四周快速游动起来。

    我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双手发力,各自捏住了两个黑东西的脖子。

    没错,这玩意儿脖子上的脑袋依旧是婴儿脸,我发现自己一用力卡住他们的脖子,这些婴儿脸就变得痛苦万分起来。

    也就是在这时,我发现自己下不去杀手了。

    废话,只要是个稍微正常一些的人,谁能对婴儿下的去手?我又不是蓝鸟公司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

    然而也就是我这一瞬间的圣母心肠,导致我再一次被这些黑东西重新缠住,这次的攻势更猛,我感觉自己脑袋上瞬间传来一阵阵撕裂的疼痛,我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脸上肯定满是血痕,妈的破相了!

    同时出现的还有那种巨大的眩晕感。

    我吓了一跳,心说该不会是我被这些黑东西弄的颅内出血了?

    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眩晕和黑东西的攻击无关,这些黑东西虽然对我脑袋上又抓又挠,但以我现在的抗击打能力,他们真的想把我打晕,恐怕还差点火候呢,我最多也就是受到些皮肉之苦罢了。

    这眩晕……是那种我所熟悉的,伴随着脑中幻象所生的无边黑雾的眩晕!

    果然,下一刻我就发现自己又遁入虚空中了,又是那种从上到下快速坠落的感觉,下方出现了一抹光点,眨眼间我就从黑暗中坠入到光点内部,四周的景物由光点扩散开来,月灵就站在我面前……

    额……

    又来了,没想到在水下也能出现这种情况。

    我现在已经很清楚这只是我潜意识所投影出来的幻象世界了。

    只见月灵的身影飘飘忽忽的,犹如鬼魅一般,她开口说话了:“肖辰,他们不是敌人。”

    不是敌人……

    我的潜意识在告诉我这些黑东西不是我的敌人!

    为什么会这么说?我想起来了!

    这些黑东西当时可是在聂比的指挥下,曾经帮助我们从“海盗”的围攻下逃出来了呢!而且我们之前在解救李志文的时候,他们也同样没对我们下杀手,只是想尽量阻止我们开门而已。

    那既然不是我的敌人……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月灵又说话了:“肖辰,我们都是一类……都是被蛊虫病毒所影响的……我们彼此之间不应该互相伤害……”

    她这话说完之后,我脑中的黑雾便快速散去了,下一刻我已经重新回到了现实。

    睁眼后我发现自己已经被那几个黑东西扑到了最底下,我急忙甩了甩脑袋,同时朝后快速退了起来。

    这些黑东西见状立马松开了我,也打算退回去,我怕里边的杜月遭殃,急忙追了上去,他们果然又朝我反扑了回来,如此反复了几次,我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找到了制衡之道。

    奶奶的,我只要在这里不停地前进后退,就可以吸引着他们不乱跑。

    只可惜现在在水下,我没法用喊话的方式催促杜月快一些,毕竟这种方法带有投机取巧的意思,我害怕不能长久。

    同时我也开始仔细回忆起刚才自己潜意识所表达出的意思……

    嗯,这些黑东西原本以前就是帮助过我们的,我是不是该想个办法,让他们知道我和他们是一伙的呢?

    此时我正好再一次吸引到那些黑东西朝我游了回来,这次我没有迅速退开,而是缓缓退了一小段距离,我打算寻找一个点,这个点能迫使那些黑东西正好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让他们退回去也不是,追我也不是。

    结果还真被我找到了,我此时停留在通道口三分之二的距离处,那八个黑东西此时果然也已经平稳了下来,开始在我对面不足数米的地方和我对视了起来。

    嗯……他们本质上是婴儿,那应该是可以哄的?

    接着我便在水中试着对他们笑了一下,然后又做了个搞怪的表情,最后我又用身体在水里划了个圆圈,尽量让自己的动作显得滑稽一些。

    奇迹出现了……

    这几个黑东西居然开始歪着脑袋朝我专注地看了起来,而且我震惊地看到其中有一个婴儿咧了一下嘴巴,像是在笑呢!

    我立马试着朝他们接近了一小段距离,这次他们并没有进攻我,而是也缓缓朝我靠近了过来。

    近了……我现在伸手就可以够到他们了。

    我用手试着摸了摸其中一个黑东西的脑袋……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83中文网 )
相关文章
  • 关于痛的表情包,拉拉怎么做最舒服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坏啪啪集百万潮...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

  • 中老年职业女装,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