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皮肤发痒抓了之后起红疙瘩,宝贝我撞的你舒不舒服

作者:admin 2020-01-29 12:37:25 我要评论

    “阿浅,宝宝长得很可爱,大眼睛,小鼻子,嘴巴像我,眼睛——也像我。”

    “那——什么地方像我?”苏浅夏肩膀一耸一耸,抽泣还没停止。

    “嗯——明天你看看就知道了。”顾彦辰看孩子的时候,总觉得哪个地方都像自己,至于像苏浅夏的地方,也许是——长得比较,比较瘦?

    其实不说这些还好,这下,苏浅夏更是睡不着了。

    等她慢慢停下哭泣,顾彦辰自己去端了热水,拿了毛巾,“伺候”苏浅夏洗脸。

    苏浅夏有些不好意思,低了头,轻轻地擦了脸:“你去换换衣服吧。”

    刚才哭的时候,可不仅仅有眼泪冲在他的胸前衣服上——

    顾彦辰开始没反应过来,过了会儿才“哦”了一声。苏浅夏更不好意思了,一个翻身躲进了被窝里,把被子拉到头上盖住了脸。

    “呵呵——”顾彦辰这才傻笑着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苏浅夏早早就穿好了衣服,等着顾彦辰带她去看宝宝。

    “这套衣服颜色还好?”苏浅夏有点不知所措,不停地问月嫂。

    月嫂笑着打趣她:“你今天是去看儿子,又不是见儿媳妇,穿什么不行啊?”

    “呵呵。”苏浅夏也知道自己问得很傻,孩子现在根本就看不到那么远的地方,自己穿什么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影响。

    但,这是母子俩第一次见面,她还是要穿得隆重一些,这在她心里有种仪式感的执悠悠,从来都是一个奇怪的存在。

    顾彦辰没让她久等,他亲自跑去问了医生后就回来接苏浅夏。

    看到苏浅夏穿得衣服,顾彦辰皱了皱眉:她穿了一件长裙,脚上是一双刺绣的布鞋,但有一点跟。

    顾彦辰扫了一眼旁边的月嫂,月嫂瑟缩了一下,感觉一阵冷风吹过。他亲自开了衣柜取了一件长外套,又拿出包脚拖鞋让苏浅夏换:“听话,我听方姐说了,月子里穿硬底子带跟的鞋,以后容易脚疼。”

    苏浅夏哭笑不得,方姐什么都好,就是在坐月子这一中国传统上,讲究得太多,比如不能看书看电视,不能洗头发不能穿硬底鞋,要裹得厚厚的等等等等。

    顾彦辰也奇怪,他也就听了,还严格执行,连专业培训过的月嫂的话都不管用。

    最终在她强烈抗议下被小开了一下方便的之门的只有洗头发洗澡两项,还规定不能洗得太勤。

    裹着

大衣的苏浅夏终于走到了育婴室外,她现在只能隔着玻璃看里面那小小的婴儿。

    孩子正在睡觉,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厚。

    他的小脸还没张开,红红的。鼻子看上去有点塌,眼睛没有睁开,这会儿也看不出大小来。眼睫毛倒是长长的,跟洋娃娃似的。

    苏浅夏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这是自己第一次和孩子相见,她多么想能走进去亲手抱抱他,让他感受到母亲的温暖和熟悉。

    “咦,三天不来,宝宝好像又长大了点?”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悠悠悠悠!”苏浅夏转头,宋悠悠正笑吟吟地看着孩子,拿起手机拍照。

    “听医生说,等满月你出院的时候,孩子也可以出院了。”宋悠悠过来抱抱苏浅夏的肩膀:“不用担心,宝宝好得很。他很坚强,不像你这个当妈的,动不动哭鼻子。”

    苏浅夏的眼睛是肿着的,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我不是有时候爱胡思乱想么?”苏浅夏摸摸自己浮肿的双眼,小声“强词夺理”。

    “走,回去吧。”宋悠悠拉拉苏浅夏:“安可儿也来了。你再不回去,等她过来,那大呼小叫,能把孩子都给吵醒了。”

    顾彦辰送苏浅夏回了房间,留下宋悠悠和安可儿陪她,他自己忙里偷闲去公司处理事情去了。今天一大早,他就给安可儿和宋悠悠打电话,请她们没事的时候过来陪陪苏浅夏,省得她总是无聊。

    “悠悠悠悠,你有男朋友了?”苏浅夏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同时也有一点小小醋意。悠悠悠悠有男朋友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真是太重色轻友了。

    “男朋友?我要有男朋友会不告诉你?”宋悠悠白了苏浅夏一眼:“听你家顾彦辰造的谣吧?”

    “那我怎么听说昨天晚上——”

    “那是闻正浩。”宋悠悠倒在床上,一副受伤的表情:“他以前可是要追你的,你不会这么快忘了吧?”

    “咳!”正在吃瓜子的安可儿一下被惊着了。

    苏浅夏赶忙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宋悠悠却得意地笑她:“哈哈,活该,让你八卦!”

    “闻正浩来A市了吗?是暂住还是留在这里?”苏浅夏兴奋地问。

    “他被公司调到A市了,短时间内恐怕不会走的。你的情况他听说了,等你出院了他再去看你。”

    安可儿在旁边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看看正兴奋地聊着闻正浩的两人,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咚咚咚。”有人敲门。

    “请进。”苏浅夏以为是护士来了。

    进来的却是一个形容憔悴的男人,西装已经没有笔挺的样子,他有点垂头丧气,又好像有些高傲,这种矛盾让他无所适从,拖着沉重的脚步,沈皓缓缓地走进苏浅夏的病房。

    她很好,气色很不错,她住在医院最高级的病房里。而自己的父亲,现在只能住四人间,医生也再也不是顶级的专家。

    “浅夏,我父母宋纪都不小了,我们家也已经败落了,现在你也没什么大事,请你转达顾彦辰,麻烦他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沈皓的下巴透出了青色的胡茬,脸颊也陷了下去,头发也不像以前那么讲究的打理。

    “谁让你进来的?!”苏浅夏还没说话,宋悠悠恨恨地冲到了前面:“你怎么有脸过来?是嫌害阿浅害得不够狠还是觉得她心里好受?!”

    “是,你说得都对。可是,我现在不是付出了代价吗?”沈皓忽然也有点激动起来,目光越过宋悠悠朝苏浅夏看来:“浅夏,我求你了,过去是我不该一直爱着你,不该纠缠,现在,我父亲已经住院了,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就不能放过我们吗?”

    <!-- csy:20974516:245:2019-11-14 10:04:57 -->
相关文章
  • 皮肤发痒抓了之后起红疙瘩,宝贝我撞的你舒不舒服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