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网上泡来的MM被我开处

作者:admin 2020-01-25 12:04:33 我要评论

杀害外势力军士的事情,陶迢当然不会承认。

    他瞪眼看向胡鹏,阴阳怪气道:“胡鹏,因为陈阳是你们七队的人,所以你就帮他撒谎吗?我陶迢为陶家鞠躬尽瘁,行的正坐得直,你们休想往我身上泼脏水。”

    胡鹏对陶迢厌恶不已,怒道:“那八人明明撤离,那你告诉我,他们怎么死了?”

    陶迢冷声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撤离了?就因为,你和陈阳,都在说谎!”

    “你……”

    胡鹏指着陶迢,正欲说什么,却被陶昭燃呵斥道:“胡鹏,住嘴,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胡鹏面色难看,转头对陶昭燃道:“昭燃队长,难道你要庇护陶迢,让他逍遥法外吗?”

    “我只看到事实。”

    陶昭燃神色冷漠,对陶迢道:“你让整个队伍的人,都聚集到营帐之外,如果有人能证明,是你下令让陈阳带队突袭,那便证明你说谎。反之,则是陈阳一派胡言。”

    “是,队长。”陶迢领命,立刻转身往外走去。

    “不用了。”

    陈阳叫住陶迢,冷笑一声,道:“那些人,早已经被他打点好了,否则岂会同他一起撤退。更何况,若是暴露了真相,那些人全都临阵脱逃,不也一样会承受责罚?谁愿意,为了别人,而让自己受罚呢?”

    陶昭燃不悦道:“陈阳,这是我的命令,你如果认为不对,那你告诉我,怎么做才正确?”

    “我当然没资格教昭燃校尉。”陈阳淡然道,然后不再多言。

    陶昭燃给陶迢使了个眼色,示意陶迢立刻行动,然后他便和营帐中的几名部下商议起别的事情,根本不理会站在门口的陈阳和胡鹏二人。

    不多时,陶迢返回,他麾下的人员已经在营帐外集结完毕。

    陶昭燃走到营帐之外,看着两百多名修者,沉声问道:“陈阳突袭溪缘谷营寨,是陶迢的命令,还是他擅自行动?”

    “是他擅自行动。”

    “当时我们遇到了危险,有重重阵法阻碍,死伤数十人,他却自以为是,偏要自己行动。”

    “撤退是陶迢首领深思熟虑的决定,但陈阳违抗军令!”

    众人七嘴八舌,总而言之,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了陈阳的身上。

    早已遇见到这个结果的陈阳,并没有感到意外,就算他不活下来,陶迢为了应对陶绪的责问,也会有这样的安排。

    等众人逐渐安静下来,陶昭燃回头看向陈阳,道:“事实摆在眼前,你告诉我,你为何要泼脏水给陶迢。”

    陈阳不禁一愣,他倒是没想到,陶昭燃不仅护短陶迢,还倒打他一耙,这可就太恶心了。

    没等陈阳回应,旁边的陶迢假惺惺道:“昭燃都尉,陈阳擅自行动,毕竟也是为了救少爷、小姐,情有可原,还请不要追究他的责任。”

    因为在营帐之外,所以陶迢并未称呼“队长”,而是称呼陶昭燃为都尉。

    陶昭燃瞥了眼陈阳,沉声道:“你若是有陶迢这样的度量,我便是会敬你三分,可你这人心思阴险,着实是让我看不起。既然陶迢帮你说话,我也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但是你,休想在我的麾下担任职务,现在,我就要求你离开。”

    “呵呵,多谢了。”

    陈阳笑着道了声谢,事实摆在眼前,别说惩罚陶迢了,陶昭燃不反过来整他陈阳,已经是不错了,他又何必再想从陶昭燃这里得到公道。

    不过,陶昭燃会为今日的决定后悔。

    陈阳并未停留,转身便走。

    走了几步,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向陶昭燃、陶迢,问道:“为什么,把我安排在营救的队伍中?”

    陶昭燃和陶迢都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陈阳。

    陈阳哂笑一声,摇了摇头,扬长而去。

    “昭燃队长,今日你让我大开眼界。”胡鹏对陶昭燃十分不齿,拱手讥讽一句,跟着陈阳离开。

    看着两人的背影,陶昭燃面色阴晴不定,下令营救队伍的人员解散,然后回到了营帐中。

    陶迢刚跟进去,陶昭燃冷声道:“跪下。”

    在场都是几千岁的人,却都被陶昭燃这一声跪下,吓得心惊胆战,知道队长是真生气了。

    陶迢大惊失色,却是丝毫顾不上面子,立刻跪下来。

    陶昭燃面色冰冷,沉声道:“说,为什么让陈阳加入你的队伍,又为何让他去送死?”

    原来,对于事实的真相,陶昭燃了然于胸。

    陶迢面色难看,想要隐瞒,却终究没有勇气,犹豫了下,低着头道:“昨日见他求见队长,想要加入营救队伍,所以我便想帮他一把。而我让他突袭营寨,的确是有这样的计划,但后来……我认为局势不利,便打起了退堂鼓,所以带人撤退。”

    “你害怕了!?”陶昭燃不禁皱眉,不等陶迢回答,怒道:“我们云组的人,以执行任务为天职,为了执行任务,连命也可以不要,你居然害怕了!”

    陶迢低声道:“我的确有些畏惧,但并未退缩。可是,足足两百多人跟着我,我不能让他们去送死。”

    这个理由,也还说得过去。

    当然,最重要的是,陶迢不能说明真相,是因为陶倔的缘故,他才要陈阳的命,并且放弃营救陶倔、陶小桐。

    “伤亡有何惧。”陶昭燃摇了摇

头,冷声道:“看样子,你没有担当领导的能力,以后你还是跟在我的身边,听令行事即可。”

    陶迢忙道:“是,谨遵队长教诲。”

    陶昭燃气哼哼地坐下来,看了眼营帐外,沉声道:“只是那陈阳,险些被你害死,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旁边一人道:“队长,陈阳虽然是小姐的师兄,但在陶家并无靠山、朋友,仅凭他七队队员的身份,还撼动不了迢兄。”

    陶昭燃思索道:“我总觉得,陈阳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毕竟,胡鹏对他的态度,你们应该看出来了,似乎是以他为首。三重圣师以一重圣师为首,你们不觉得有问题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网上泡来的MM被我开处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