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女生暧昧肢体接触,受做的合不拢腿

作者:admin 2020-05-22 12:00:42 我要评论

展羽这一刻无比想念韩子禾,要知道,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它基本可以充当甩手掌柜的角色,只有它躲懒的,没有它操心的,真要是它心情好想要帮忙的话,他们之间的合作成果必然是1+1>2这样成倍数上涨的加成效果,才不是像这样这般,即使它操心到快要长出皱纹了,结果却还差强人意呢!——这还是它降低了要求标准,才有的评判。

    当然,不管内心多么烦恼焦躁,面对心态上已经开始隐隐的有些不稳的言品,展羽努力的不让自己表现出认可对方的不稳。

    “不能停下来,还要快点爬!”眼瞅见言品在洞口出现动静时准备停下来,展羽急了,立刻冲过去,用自己的喙子叨起对方的衣领,开始向上飞。

    嗯,这一刻,它还比较怀念自己之前的身量,虽然那时的它经常充满优越感的抱怨着自己长的太大,虽然那也是隐形的炫耀,可是比起现在来,它真恨不得将那时的自己的脑瓜子拨一拨,问问自己怎么不知足?

    心里的郁闷虽然对动作有些影响,但是比起它之前和现在的身形差距来,这点儿影响基本可以不计呢!

    说真的,要是可以的话,它其实更乐意叨言品的头发,就揪着他头发向上飞,这样比较解气。

    言品:“……”在鹰隼揪着他衣领向上走的时候,他又一瞬是没有反应过来的,略微的懵圈让他有一瞬间的迟钝,虽然这样的反应听起来好像拖后腿了,但实际上,正因为他没有任何挣扎,所以使得展羽的工作没有白做啊,正好借着这个力量,让言品登上了之前几次都没有登到的石块。

    “多谢。”可算反应过来的言品,也不管展羽能不能够听懂,就这么低声道谢给它听了。

    “哼!”这声道谢,倒是让鹰心里舒服多了。

    毕竟一个知道好赖的人,帮起来,还是能让人心情愉悦的。

    “组长!我、我们进不来!”正当展羽和言品考虑着两米的距离够不够让他们被掩盖起来的时候,洞口有人将脑袋深进来了,不过好在对方的身量比较小,想像言品那样轻轻松松钻进来,可不容易,谁让一个大人、还是相对健壮之人,比小孩子、还是像言品这样那么瘦小的孩子,在体量上的差别实在太明显呢!

    “换人!”组长也意识到这情况属于客观事实,不是谁想怎样就怎样的,这是不以他的意识为转移的情况,就算他再有威严、再有地位权利,也是没办法的。

    他说换人,也有些想当然了,他队伍里这些人里,就刚开始打前阵的人相对瘦一些,他都进不来,更别说旁人呢!

    当然,要说呢……若是这件事一定要找出个可以推卸责任的对象的话,那就是组长他这人了。

    谁让当初拉队伍分组安排队员的时候,他这个组长任认为强呢,当初队伍里也不是没有相对瘦弱的人,只是都被他想法子用手段给轰走了,现在遇上可以用到那些人的情况,他就麻爪了。

    这会儿,组长也好、大多数队员也好啊,心里都有这个想法闪过,但是谁都没有傻到将话说出来。

    很多事情只要心里明白就好了,真有说出来的,那真就是二傻子无疑了。

    “组长,要不然咱们呢,也就别费劲儿,干脆扔进去个催泪弹就是了。”有人装傻木然,自然就有喜欢跟组长面前表现的,不说溜须拍马,也是积极响应,这不,组长要求换人这话一出,在所有人都沉默的让组长都有些下不来台的时候,就有人出主意。

    这话果然深得组长之意,这不,听到此言的组长,他那双眼睛,“唰”地一下子就亮起来了。

    很多队员都让他那双亮晶晶的眸子给闪了眼。

    “嗯……你很不错啊!”组长学着那个管理他的领导的做派,故作高深的点点头,“好主意。”

    “可是……”

    巴结组长的家伙正要再接再厉继续捧这个喜欢膨胀的组长几句时,一个听起来略有那么点儿憨声憨气意思的声音出现了。

    刚说俩字呢,组长和巴结人的家伙就看过去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半钻进山洞,这会儿还卡在洞口的家伙。

    大概是因为身体在山洞外,可是脑袋却已经在山洞内的缘故,这声憨声憨气听起来,有些偏向于瓮声瓮气了。

    “可是什么?”组长哼了一声,问道。

    就像是他在对巴结他的人说话,和这个憨声憨气的人说话时,选择用不用“哼”这么个语气助词那样,他对于“哼”这次的理解和运用,充分帮助他在语言之外,能够让下属知道他的情绪和真实意图。

    当然,这样的一个屡试不爽的办法,这次却有些不太好使。

    大概是之前他那声枪响,不仅是将队伍里的人心震慑了,也将队伍里的人心给震散了。

    大多数人是认为“法不责众”的,所以这才有了从众心理,现在也是一样,面对强势的组长,不管服气不服气,还是其他说不清的心情,包括同理心,让这些人不想那么卖力。

    所以,现场能够、也愿意应和他人,除却巴结者之外,就是说话声听起来憨声憨气的那么个人啦。

    组长心里很憋气啊,但是,他又拿这些人委实没有办法,他总不能把这些人全开了吧?真要是全轰走,他岂不是成为货真价实的光杆

司令了?

    可是,不轰走,他就只能装作啥都不知道,不然还能怎样?他不可能拿着枪冲他们威吓吧?就算是想威吓,那也得有理由不是?

    他不可能因为大家没好办法、或者说,大家不积极表现就用动枪吧?

    除非他将这帮人全都给干掉,不然的话,等回去了,就该他没有好果子吃了。那时候,恐怕他之前勒令他们保密的话也不好使了!想到上司的手段后,组长不由自主哆嗦起来!有那么一刻,他真是郁闷自己怎么不能当队长?哪怕只是比他高那么几级的队长,和他易地而处,也不会这么被动啊!

    想到这儿,组长叹了口气。

    “你说!”组长捂着脸颊,说出的话含含糊糊,巴结者闻言,眼珠儿顿时滴溜溜转起来。

    不过他没说话。

    他是巴结组长没有错,但是,这不代表他就喜欢这位的行事风格。

    而且,就算让那傻子将话说完,又能怎样呢?反正心里不痛快的人不会是他,到最后吃亏的人也不会是他!只要知道这些,他又有什么可紧张的?

    “我们安全了。”展羽努力的听清外面的对话,心里登时松口气。

    它不怕对方是一群狼一样的对手,因为,即使是狼群,若是不团结,还喜欢内斗、或者心思各异,那么那支队伍就距离分崩离析不远了,那样的队伍,又能比猪样的对手强多少?

    想到这儿,展羽倒是升出些许“看戏”的兴致来。大概是磨合的比较适应了,展羽的情绪竟然多多少少也能影响到言品,这不,它放松下来,后脖子上的羽毛顺平下去之后,言品紧紧提起的那颗心也缓缓的放下啦。

    不过,即使放松,也仍然没有让言品停止向上的脚步,现在这种时刻,能多攀登点儿就是点儿。

    “可是,若是他们真用催泪弹,可就麻烦了!”言品看来看去,期冀可以找到通风口,只要有通风口,那么他们尽快向那里进发,这些人嘴里的催泪弹就不会把他们逼出去。

    “应该是有的。”展羽连忙寻找。

    “你能听我说的话啊?!”言品见展羽在他说完话后,来来回回的寻摸起来,登时,眼眸不自觉瞪起来了,瞪圆了。

    “嗤。”展羽心里哂笑,但是做出的动作却是和心理活动相反的,它看看言品,来来回回摆头,眨眨眼,好像不知道他究竟说的是什么。

    言品:“……”好吧,无论是不是他想多了,都不要紧,反正现在看来,这只小鹰隼和他是一队的。

    这就足够了。

    “可是,该怎么寻找到最合适的通风口呢?”言品收起心思,琢磨起当务之急来。

    展羽不像他那般急切,要是说起来啊,它真应该感激上辈子那帮人帮它改造,这不,它可以轻轻松松做到屏住呼吸,甚至,让自己的感觉能够得以暂时封禁屏蔽,从而不会因为催泪弹这样的东西而紧张,那东西根本不能威胁它!

    即使是一只鹰,它也能从对比之中得到快乐。

    果然啊,很多情况下,它也能拥有同理心呢!

    “……”言品虽然暂时不打算追究展羽能不能听懂他言语的问题,但是,小孩子好奇心都很强,有时候,即使他拥有比大人还要强的自控力,也都依然不能让自己的好奇心安安静静的蛰伏。所以,言品发现,他好像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地、有搭没搭的偷看展羽。好像这样,他就能知道这只小鹰隼是不是通人性到让人不可置信的地步。

    展羽:“……”小孩子,还真考验耐心!这样的生物,好像特别能看出人的宽容度和忍让能力啊!

    就算它不很在意别人的眼光,但是,让这小家伙这么不停瞧,也很影响情绪!

    “禾禾,我也就答应你这么一回!等以后,若是、若是再遇这样情况,我说什么都不自告奋勇过来啦!”展羽跟心里默默地保证……嗯,这么想想,好像心情、还有情绪都变好啦!诶!果不其然啊,就知道韩子禾对于它而言很重要!简直是“情绪转换剂”一样的存在啊!

    “找到啦!”言品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里,平时,他也总是研究这片养育他的土地大山,所以,只要他能静心琢磨,大多数情况都不会让他毫无办法呢。

    听到言品兴奋欢快的话,展羽登时扬起翅膀,看起来,也很振奋。

    虽然展羽没有做出表示,但是,言品觉得,他就是知道展羽想问他——“哦?那在哪里啊?!”

    “你看那!”言品手足并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给展羽指明方向。

    展羽顺着言品奋进的方向一看……还真别说啊,那里隐隐的好像的确有风吹来。

    “水!那里有水声啊!我还从其中闻到那新鲜的泥土和青草的香气呢!”言品低声说。

    他声音是不大,但是展羽却清清楚楚从其中听到了难以言说的亢奋。

    它虽然没有用力帮言品寻找,但是,若是努力辨认,还是能帮言品鉴别他的图里的正确性的。

    “飞到那里看看!”展羽翅膀拍起,不等言品反应就已经朝那里飞去。

    “……”言品没想到这鹰隼竟然和他这么有默契,简直快要到了他指哪儿它就打哪儿的地步了!简直让他感动!

    眼眶一下子就湿漉漉了。

    言品长这么大,还真没遇上过这样合拍、这样对他信任、这样对他依赖的对象呢!

    “我不能比你慢!”

    情绪激动的言品已经将之前听到的动静,还有可能被扔进来的催泪弹忘到了脑后,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追上那只小鹰隼,和其共进退,可不能让它自己面对危险和未知!

    这时的言品,虽然,他也吃尽苦头,但是以为靠着自己聪明才智,他基本上过的还算平稳,所以他那份赤子之心还没有消失,他也会利用,但是,在利用之外呢,还多了知道感激、知道感恩的心。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这方世界里面的楚铮,虽然比有韩子禾和湛湛他们的那世界里的他要冷情很多,但是他还是同意给这样的言品多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你确定要再重复刚才的话一遍么?”当言品充满了劲头的朝着展羽和通风口的方向攀爬的时候,山洞之外的人,却开始暴躁了。

    “组长,我们要是把催泪弹扔进去,那么到外面的时候怎么办呢?”憨声憨气的人直摇头,“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我弟弟在另外那队呢!我们若去晚了,那里要是危险,我就找不顾不到弟弟啦!”

    他说着话,又不自觉的摸摸怀里的、由他保管的催泪弹,心里的那份面对组长时的怯懦,被对弟弟的担忧给压制了。

    闻言的巴结者,竟然差点笑出声来:哈哈,果然是个大傻!你不知道组长他有意在这里磨蹭,根本就是不想前去冒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女生暧昧肢体接触,受做的合不拢腿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