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不想和太精明的人打交道,妈妈为我生了娃

作者:admin 2020-05-21 19:48:57 我要评论

    一路上,牧岚都在对程默问东问西。

    程默说,自己当初是吃了猪油蒙了心,因为牧岚高中那会儿长相清秀水嫩,他读的还是私立的男校,当时学校里好几个男生都喜欢他,只是因为程默在他身边看起来太冷酷,导致那些人都不敢对牧岚说。

    牧岚一直都以为他周围都是一群钢铁直男,直到去电竞圈之后才被震惊到。

    现在,知道程默以前喜欢过自己,牧岚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程默解释的又尴尬又无奈,一方面他的确曾经喜欢过牧岚,另一方面牧岚实在不要脸的让他想杀人。

    于是,程默坦白了自己的感情史后,上了一把游戏,用眼神恐吓着牧岚,硬生生的杀了他十几次才舒心。

    程默:舒服了,杀了岚神十九次。

    牧岚看着自己的游戏界面的死亡显示,一动不动的站着,直到程默和薄渡两人走进叶清所在的医院,他还是立在原地,清隽秀美的白皙脸庞染上一层红晕,眼底掠过几分困惑,眸色漆黑如墨。

    为什么同样是知道自己被人喜欢,被程默喜欢,他只是觉得有意思和惊讶,还能高兴的不行的问程默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可是被蔚来......

    牧岚按住了自己忽然加速跳动的心脏。

    他锁着眉头,打开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

    【下周日我生日,帝都红海酒吧,大家不见不散哈~(啤酒)(啤酒)】

    发完,他将这条朋友圈设置成......仅蔚来可见。

    “我他妈在干什么!”

    牧岚骂了一句,不到五分钟,就又把这条朋友圈删了。

    他已经答应蔚来的妈妈远离他的......算了,反正蔚来现在还在海市上学,他不可能看得见这条已经删除的消息。

    *

    病房里,叶清面色苍白的卧在病床上。

    经过一晚上的治疗和休息,叶清目前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

    见到姜绾和傅淮琛来,坐在一旁的黎渊站起身打招呼,“啪嗒”一声——黎渊手里正在削着的苹果皮断了。

    “我削了好久......”黎渊盯着苹果皮很无奈的说,然后在叶清眼巴巴的目光中,拿着自己刚削好的苹果吃了起来。

    叶清一脸“囧”的表情:“......”

    傅淮琛见到这一幕,莫名的熟悉。

    好像他以前也在姜绾面前做过这样的事情,姜绾的反应和叶清一样。

    “叶阿姨,你怎么样了?”姜绾上前,坐到叶清病床旁边的座椅上,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叶清关心的问,眼眶微酸。

    叶清轻轻的勾起唇角:“别担心我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黎渊看了一眼傅淮琛:“小绾你来了,来就来吧,怎么还带家属

?”

    傅淮琛难掩眉梢的愉悦。

    姜绾垂下眼帘:“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招惹到了那个私生饭,他也不会把目标放到您的身上......昨天晚上太惊险了。”

    叶清反倒安慰姜绾:“没事,狗咬我一口,我总不能咬回去,而且昨晚就算黎渊他没来,你和薄渡这孩子不是也赶来了吗。”

    薄渡很有礼貌的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将一些补品放到病房的桌子上:“家父让我慰问您,昨晚是我来晚了,还好有黎先生来得及时,您没事。”

    姜绾问:“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清眼里划过一抹精光,薄震夜让薄渡来慰问自己,这只意味着两种可能,一种是薄震夜想试探叶家的底细和自己的伤势严不严重,另一种,则是他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威胁,拍了一个不入流的薄四少前来慰问,做做面子工程。

    她看到薄渡身后的程默,显然,不可能是后者。

    薄渡最近半年一改从前给帝都豪门们薄四少孤僻寡言的形象,完全不再低调,展现出一个横空出世的商业天才的手腕,现在是赫赫有名的“小四爷”。

    叶清说:“昨晚那个男人偷偷进门的时候,我正在和黎渊视频,他立即就赶来了,所以我没什么大事。”

    姜绾没有丝毫犹豫,站起身,朝黎渊深深地鞠了一躬,眼里满是感激。

    “黎神,谢谢您。”

    薄渡待了一会儿就向叶清告辞,临走前,用依依不舍的眼神望着姜绾。

    姜绾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发,看着他已经有些的手背:“回去记得给手抹药。”

    薄渡从进门之后都有些沉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傅淮琛见姜绾为叶清愧疚的模样,凤眸微敛,沉声开口:“叶总,你应该看新闻了吧。”

    叶清一下子就明白了傅淮琛的意思,笑了笑,没有推辞:“我刚刚在微博上彻底解释了声音事,这件事本来就和绾绾没关系,那个男人是自己心理变态,绾绾为我怼那些记者,不应该被人误会。”

    姜绾惊讶的看她:“叶阿姨,你是说......”

    黎渊点了点头,满眼笑容,还要强行装出一副我不在意我不开心清儿受伤了我好难过的样子,实际上嘴角都快绷不住了。

    姜绾见黎渊的表情,睁大眼睛,立即掏出手机,就看见热搜前三名分别是:【叶清离婚】、【叶清黎渊】、【叶清受伤】,后面还有一条是关于事故原因的【凶手疑似姜绾私生饭】的热搜,让她微微蹙眉。

    她点开第一条,发现叶清在半个小时前发了一条微博。

    【叶清v:我与容先生已离婚十五年,容先生已经去世十六年,彼此各自欢喜。昨天是姜绾担心的出事才会连夜赶来救我,希望各位媒体可以做到不传谣,不信谣,各位理性吃瓜,注意脑子,对了,记得支持一下黎渊和姜绾的《天极》。】

    叶清在末尾提到黎渊,简直是给全世界一份巨大的狗粮。

    黎渊转发了叶清的微博,同样郑重的发道:【爱一个人只需要一秒,你一直是我的全世界。叶前辈,叶女士,叶姐,清儿,我愿意爱你十年,二十年,并且一辈子都不会改变。叶清是我全世界最爱的女孩,伤害她的人,必将受到制裁!】

    两个人的微博下面评论都疯涨,而且这次不是两个当红小鲜肉公布恋情,而是两个中年人,曾经父母辈分喜欢的偶像,时隔十几二十年在一起!

    【一生所爱:我的偶像就是叶清和黎渊,叶清已经离婚,他们在一起了,他们没有对不起任何人,祝福。(爱心)】

    【静看人生:祝福我的女神叶清和黎神,希望叶清姐好好养伤,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叶清重新唱歌。】

    【年华似水:我的女儿今年十四岁,她说她喜欢的明星是陆珩之,问我为什么没有喜欢的明星,她不知道,我们这代中年人曾经追星有多么疯狂,祝福黎渊叶清。】

    两人微博底下的微博,仅看ID都很有年代感,内容大多都是真诚的祝福,一看头像,一朵向日葵一朵玫瑰花一片蓝天,年龄全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当然,其中也有年轻人在下面评论。

    【小红不红:我靠这两个人居然真的在一起了,我妈现在在我身边哭呢,天啊,叶女神居然早就离婚了,为什么不说?】

    【小砚台1998:你们发现了吗,叶清的前夫容先生十六年前去世,叶清是在容先生去世后才和容先生离婚的,这意味着叶女神是陪伴容先生走完最后一程,而黎神说自己喜欢叶清十年二十年,联系到他们认识的时候才十几岁,我真的哭辽,叶清不愧是真正的女神,黎渊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吃瓜小能手:听说叶清这次受伤是被姜绾的私生饭刺伤了,希望她能够早日康复。】

    姜绾看到上面的这条微博,面无表情的点了个赞,最后转发叶清的微博,同样发布声明。

    【姜绾v:如果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强迫她,和她在一起,如果喜欢一个人,就能够打着喜欢她的旗号肆意伤害,那么你的喜欢不叫喜欢,那叫有病。既然私生不想回家去治,我帮你治。】

    姜绾知道自己这条微博发出去,会让今天的新闻一大部分矛盾都转到自己身上,叶清的粉丝一定会讨厌她,自己的一些粉丝说不定也会觉得自己的话太难听而脱粉,更会被路人说是在蹭热度,但是她必须要发。

    这件事本来就是她的私生饭引起来的,哪怕私生饭的行为不受她的控制,她还是没办法坐到不自责。

    姜绾不知道叶清这么多年为什么都不公布自己已经离婚的事情,但是她知道她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这次,叶清发微博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怕自己因为维护她被喷,才选择说出真相。

    她怎么能无动于衷?

    不论发这条微博的后果如何,姜绾都会发,而且......她相信真正自己的粉丝,绝不是私生饭那种自私的存在。

    姜绾发完微博,何斩的电话就打来了,姜绾已经做好被他劈头盖脸骂一顿的准备。

    “我看到你发微博了,我没什么意见,但是您老下次放飞自我的时候能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

    姜绾惊讶:“没意见?我以为哥你会被气死。”

    “我是快气死了,你一条微博差点害得我和薄渡那边一晚上的公关白做,但是还好,嘉世这边找到了你怼记者的视频,现在爆出来效果......”何斩犹豫了一下。

    “效果如何?”姜绾一边和何斩通话,一边从傅淮琛的大衣外套兜里找出他的手机搜索自己。

    傅淮琛很配合的让她随便摆弄,姜绾的脸一红,因为她看见傅淮琛的手机屏保居然是自己《云梦泽》里,戴着小白狐狸耳朵卖萌的那张照片。

    何斩:“效果真的是诡异。”

    “你都那么骂人了,为什么还成了一个搞笑担当?”

    姜绾“嗯?”了一声,点开她昨晚怼记者的视频。

    视频里,姜绾穿着一件黑色的薄大衣,却露出了里面印着小白碎花的睡衣领子,素颜,头发也有些乱,一看就完全没有做戏的成分。

    【你以为,四海之内皆是你妈?】

    【我是你妈吗我为什么要体谅你?!】

    【会不会有好下场,你要么看看自己会不会有好下场?】

    【她受任何道德谴责,和你有关系吗?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在这里胡说八道带节奏,你以为自己是厨子?】

    【我看你很会添油加醋,家里是住在海边吧,管得这么宽。】

    【你什么你,不会说话就闭嘴。】

    【你们要逼死多少人才开心,你是不是想诅咒我和江晚一样被网络暴力得抑郁症?】

    ......

    一句句流畅的怼人话语无比自然的被她没什么表情,甚至带着淡漠的笑容说出来,听起来让人感觉无比舒适。

    姜绾看着看着,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电话里的何斩半天没听见回话,以为她是在担心自己会被喷,于是安慰:“别担心,你去看评论,因为叶清正好替你澄清了,你完全没有被骂。”

    姜绾:“我没担心。”

    “没担心你怎么半天没说话?”

    姜绾语气沉重:“我在想,我视频里骂那个媒体是厨子,会添油加醋那句话的时候,没有考虑过他的智商,他当时还听不懂,下次我该考虑到这个问题,骂的直白一点。”

    “我改正。”

    何斩:......

    “而且,这视频是谁放出去的,我在里面也太丑了,”姜绾竖起眉毛,指着视频里的自己,愤怒的控诉,“放出去的人知不知道纯素颜出镜对于一个女明星来说意味着什么?以为着杀我,这视频拍的我仿佛是个二十八岁大龄女明星,当然我没有看不清大龄女明星的意思,但是我的粉丝一定觉得丑死了。”

    何斩:......

    傅淮琛在一旁开口:“是我看过之后,让嘉世爆出来的。”

    因为他认为,姜绾在这个视频里凶的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豹子,配合今天叶清的澄清微博,粉丝不但不会脱粉,反而会更喜欢她,事实证明他的认知很对。

    “你——”姜绾于是立即改口,“哎......还是傅先生有眼光,毕竟我就算是素颜也还是这么美这么漂亮,对吧。”

    傅淮琛宠溺一笑:“对。”

    叶清和黎渊从姜绾翻傅淮琛的手机开始,就安静的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心情各异,但是表情都充满了一种看着自己家女儿的慈爱。

    叶清和傅卿是闺蜜,还经常拜访照顾傅老夫人,她很清楚傅淮琛是什么样的人,姜绾在她面前则是乖巧又通透,早熟懂事的一个孩子。

    她没有想到,傅淮琛那样孤高冷酷性子的一个人,有一天会对一个女孩露出那种温柔微笑,还对她纵然宠溺。

    也没有想到,姜绾在傅淮琛面前会又皮又可爱,符合她不过十八岁的年龄,没有懂事的让她心疼。

    黎渊则想的是,为什么他现在已经和叶清在一起了,看眼前着两人还是觉得被塞了满满的一嘴狗粮?偏偏这两个小年轻一副老夫老妻的状态,他真是酸了。

    想到这里,黎渊偷偷转头看了叶清一眼,发现叶清正在用一种慈母般的微笑看姜绾和傅淮琛,完全没注意到自己。

    黎渊更酸了。

    清儿就是宇宙无敌第一直女。

    “那我下次怼人的时候化个美美的妆。”

    傅淮琛笑:“你化不化妆都好。”

    在他看来,视频里冰冰冷冷的少女完全诠释了他最近知道的一个词:牛奶皮肤。

    姜绾的气质清冷又锐利,就算是冷笑都明艳动人,仿佛精致的让人惊艳的瓷器,让他想将她捧在手心,生怕她受到一丁点损害。

    姜绾的心里一暖,傅淮琛应该是刚下飞机就知道了这件事,立即让嘉世把事情压下去,然后又找到这个视频,如果视频昨天出事就被爆出来,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但是,在叶清今天解释后,她怼的内容每一条就都变得无比正确且深入人心了。

    视频里,那个女孩外套里面还穿着睡衣,任何人都能看出她的担心和焦急,任何人都没理由说她怼的话错,只会觉得过瘾。

    <!-- csy:25528587:248:2019-11-29 08:40:23 -->
相关文章
  • 不想和太精明的人打交道,妈妈为我生了娃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