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我有了一个好主意,爹爹不要她的花核上逗弄

作者:admin 2020-03-23 12:37:15 我要评论

    但就是这么一句话,夜瑞却是重复编辑了十多遍才发出来的,发完之后,他全身无力的躺在上,口起伏有些剧烈。

    他当然知道这个点苏挽歌肯定跟夜司爵在一起,所以才不敢发的过于露骨,即便是如此喜欢苏挽歌,他现在也只能给予她祝福。

    “你打算回什么?”邪魅的看着苏挽歌在微微颤抖的大拇指,夜司爵故意挑逗她问。

    赶紧将手机放了下来,苏挽歌的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一样,她连连表示:“我不会回的,你放心!”

    说完还怕夜司爵不相信,赶紧将手立起来保证,那小模样惶惶恐恐的,就像是做错了事的人一样。

    明明很满意苏挽歌的这个回答,但夜司爵还是故意装作大方的耸肩道:“你回也没关系,我无所谓的,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那我回了?”才不相信夜司爵是个大方的人呢!平日里她看看帅哥夜司爵都要生闷气,更何况跟其他的男人聊天呢!故意挑衅的将手机拿了起来,她说道。

    这下夜司爵可沉不住气了,他抿了一下嘴巴,赶紧自己被逼到绝境,说不也不好,说好也不好,只能一下扭过脑袋,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不过是想逗逗夜司爵而已,看着他这副模样,苏挽歌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她楼主了夜司爵的手撒娇说:“我开玩笑的啦!”

    “开玩笑?你知道开玩笑的惩罚吗?”一下将苏挽歌腾空抱起,他大步往边走去,眼底丝丝戏谑暗示着他此刻的心很好。

    脸‘唰’一下红了,苏挽歌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嘟囔着戳着夜司爵的膛抱怨着:“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屋里的灯一下被熄灭了,所有的醋味全部都被浓给掩盖过去,借着微弱的月光和从窗外洒进来的灯,两人迅速交织在了一起。

    而远在酒店房间

的夜瑞却一直捧着手机等着苏挽歌的回信,但时间一秒一秒走过,他始终没能等来他想要的回音,捧着手机的手渐渐都有些僵硬起来。早就蹲点在了餐厅里的夜岚一直远远的在观察着他们这一桌。和夜瑞同学了将近四年,她几乎从来没见过夜瑞那样开怀的笑容,心就像是被猫饶了一下,异常难受。

    坐如针扎的看了一早上,夜岚的脸是越来越黑,她不敢过于靠近她们生怕会被苏挽歌注意到自己。

    好不容易等到苏挽歌和简清芬走了,却看到夜瑞还依依不舍的坐在那目送着她们离去的样子,更是让她难受至极。

    坐在座位上补了一个妆,她悄然的从后门离去,趁着夜瑞还没走之际,她装作刚来一般的从正门走了进来。

    她环绕了一下四周,装作一副在找位子的样子,明明余光已经瞄到了夜瑞正在看着自己,可她还是装作没有看见。

    “夜岚!”或许是因为和苏挽歌说了会话心很好,所以夜瑞居然主动招手对夜岚打了一个招呼。

    这才故作吃惊的往夜瑞那走去,夜岚的用淡淡的浅笑掩盖住自己得逞的嘴角,她优雅得体的坐了下来,看着桌上摆放着还来不及收的杯子问:“今天见了你要见到人?”

    “是啊!真是不容易,我原以为她已经忘了我,但是没想到……”想到苏挽歌还记得他,他就发自心的觉得开心,那笑容就像是得到了心仪的玩具般,光彩照人。

    明明心嫉妒的像是有只小野在咆哮,可夜岚还得继续保持着微笑恭喜他:“真是太好了,为你感到高兴。”眼睛一眨,又略带娇羞的加上一句:“不过你这么让人印象司爵刻,自然是很难让人忘记啦!”

    后面一句话,夜岚是用法语说的,这种浪漫的话,她实在不好意直白的说出来,而且用法语说出这句话,就如同一杯醇香的红酒一般,丝丝顺滑,并不让人难以下咽。

    淡淡一笑,夜瑞接受了她的夸奖,反问:“你来这干嘛?难道也是要见人?”

    半阖着眼眸,她嘴角带着一丝苦涩。当然是为了见人啦!不过此刻那个人正坐在她眼前却还不自知。

    “没有,我是来吃饭的,平时,我一般都在这用餐。”不愿打破这个平衡,夜岚怕自己将这话说出来后两人连朋友都没得做了,所以她随便说了一个谎话,抬眼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吃?”

    一个人吃也是吃,两个人吃也是吃,一上午和苏挽歌唠叨了那么久,夜瑞的肚子也是有些饿了,他摸摸自己肚子,也不推辞就答应了。

    无论之前吃了多少醋,但这一刻能和夜瑞一起共进午餐,夜岚也满足了,她扬手招呼来一个服务员说:“点餐!”

    苏挽歌赶到夜司爵办公室的时候,夜司爵已经在那休息了,他闭着眼睛静静的坐在那,一上午忙碌的工作让他脸上多了一些疲倦。

    和夜瑞一比,两人的容貌简直就是阴阳图一样,夜司爵像是炽热的阳光,耀眼的让人无法直面,而夜瑞则像是温柔的月亮,似水般的阴柔。

    蹑手蹑脚绕到了夜司爵的身后,她刚想伸手去被夜司爵按摩,就被夜司爵的说话声音给吓的停住了手里的动作。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难道对方很难吗?”特意去查了一下此事,夜司爵没想到对方这次来谈合作的人居然是总裁,重点是那个总裁长得还不错,所以此刻他的话里带着浓浓的醋意。

    尴尬的笑了笑,苏挽歌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件事,毕竟她自己都还沉浸在不可议里面无法自拔,更没办法像夜司爵解释来龙去脉了。

    继续将自己的手放置在夜司爵的肩头,她有节奏的帮他按摩起来,脑子里飞速运转着,想着应该怎么说才能让夜司爵容易接受一点。

    苏挽歌越不说话,夜司爵就越觉得奇怪,他睁开了左眼,扭头看了看苏挽歌,眼里带着一丝怀疑,加强语气道:“怎么不说话?”

    “那个人,那个人是我过去的网友……”说完苏挽歌就后悔了,这话听起来怎么都感觉像是扯不清,她咬咬嘴唇想解释,但已经来不及了。

    夜司爵一下从座位里面站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挽歌,满脸问好的复述道:“你的网友?你网友怎么这么厉害?”

    能随随便便认识一个总裁网友苏挽歌恐怕也是第一人了,别说是夜司爵觉得震惊,苏挽歌自己都觉得不可议。

    <!-- chuanshi:22065402:447:2018-11-19 12:46:43 -->
相关文章
  • 我有了一个好主意,爹爹不要她的花核上逗弄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